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一章 旧事(一)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旧事(一)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章旧事(一)

  冬去春来,长河星天。 W≤W≈W=.≈8≠1≥Z≥

  都梁山中烟雾环绕,其山突兀耸峙,其水行波漪绿。山中藏小观,名曰东岳观,鸿钧香烟冲碧霄,山腰有石皆书草,这是淮安府内极清雅的一个去处。

  同时,这也是直隶里的贵家太太、奶奶们犯了错处的选佳地。

  红杏出墙,不顺父母,反纲乱家,不安于室….

  东岳观欢迎您。

  可赵檀生想了许久,也没想明白,她到底犯了什么错。

  从十九岁到二十五岁,被送到这里整整六年,从桃李到花信,她很年轻就入了道,当了姑子。

  她是不孝敬袁修的高堂了?并没有,她进门三载,永宁侯夫人她的婆母姜氏,每顿饭都要她布菜,等她坐下吃饭,饭菜早就凉透了。

  她是祸乱内宅了?也没有,她赵檀生行得端坐得正,连见个自家陪房也要袁家的仆妇都在场。

  那她是善妒好强了?也未必,她和袁修做了一年的恩爱夫妻,之后的两年,同袁修恩爱的便换了人,年年换,月月换。袁修好美色,和房里的丫鬟都爱过一场,和巷子里风韵的妇人们也谱出几曲悲欢恋歌,不算日日做新郎,却也差不离了。对此,她未置一言,甚至帮忙遮掩。

  她这样劳心劳力,大度贤淑的媳妇儿,竟然也会被连夜送进了东岳观?

  她本是从四品按察使参议赵显的侄女,老子娘死得早,十二岁就跟着赵家这当官的叔父讨生活,算是寄人篱下。叔母李氏出身高,是刑部左侍郎嫡长女,老泰山提携着乡绅出身的女婿赵显一路当到按察使左参议,刑部和按察使也算对了口。

  赵显便惹不得这李氏,内宅里头李氏说了算,老太太都靠边站。可奈何这李氏口甜心苦,对她这个大伯的女儿虽也当主子在养,可主子里也要分个三六九等,她便是最下等的那一份。待得快说亲了,更恨不得明码标价标个好价钱,养了这么多年总算要物尽其用为赵显搏一门攀得上的亲事。

  “否则都可惜了那丫头唯一拿得出手的那张脸。”

  这是李氏的原话。

  赵檀生拍拍胸脯,压压惊,还好还好,她至少有张还不错的脸。

  总比啥也没有强。

  李氏终究是搏到了。

  永宁侯府的世子袁修爱美人。庙会里隔着幔帐,瞥见了她的侧脸后便茶饭不思,日夜想念。永宁侯夫人被缠得没办法,递出话来想纳檀生当个贵妾,李氏当然高兴——一个四品文官家的侄女当侯府世子的贵妾,简直是天作之合,没有更合适的了!

  赵檀生安常守分,从不逾越探听。等她知道时,两家连礼金都商定好了,赵檀生悲愤填膺,却如无头苍蝇一般,最后悲哀地现自己的死活才是她能拿得出来的、唯一的武器。

  待夜黑风高,她留了一封遗书给叔父赵显,一头栽进湖里,冬日呵气成冰,湖水浸得五脏六腑冷疼,骨头凉,连带全身的血液都几欲凝固。

  人当然被救了回来,赵显怒火攻心,扇了李氏一巴掌后,独自前往永宁侯府探听虚实,用江西盐运使司运副的肥差换得赵檀生明媒正娶嫁进了袁家。

  那是赵显能拿出来的最大最好的筹码了。

  李氏父亲刑部左侍郎李质朴得知后,怒斥赵显“竖子不堪与谋!”,当着京师众人给女婿一个好大的没脸。

  赵檀生出嫁那日,揪着喜帕,哭得不能自已。

  李氏的是非对错不评断,袁修的好坏正义也不考量。

  直说赵显,在这件事上,待她是有真心的。

  是她运道不好,明媒正娶嫁进门也能落个伶仃的下场。

  忆及那天夜里,天儿正凉,那永宁侯袁家的婆子将软轿一丢,塞给长清道人一个硕大的荷包后,便似甩掉一个烫手山芋一般,火急火燎地冲她拱手,“大奶奶一向为人和善,下头的奴才都会感念着您的。今儿也着实没法子了,给大奶奶行个全福礼,也算是全了咱们主仆一场的恩情。”

  那婆子朝地上一跪,结结实实地磕了三个响头,一抬头看赵檀生面色铁青,嘴唇惨白,只觉这大奶奶可怜,便又诚心诚意地磕了三个头,磕得额头都青了,这才抹了把眼角飞也似的往外走。

  赵檀生脸色青,欲哭无泪。

  倒不是因为什么。

  这三九的天儿,袁家将她扫地出门时,竟连一件厚衣裳也没给她带,叫她套了件摘枝团花的合领褙子就出了门,一路从江宁府赶到淮安府,冻得她牙齿颤,指尖凉。

  就算磕八百八十八个响头也换不回一件厚袄子呀!

  然后她就换上了道袍,口里唱的是冲虚真经,头上簪的是混元髻,足上踏的是十方鞋,从此一别红尘,如今已是第六个年头。

  头一年来,正觉女冠闭关,东岳观主事的是素来刻薄的长清道人,赵檀生初来乍到是个新鲜人,又摆明了是夫家不要,娘家不管的可怜人。贵家太太们就喜欢这样的,冬天加棉的道袍,夏天棉绸的亵衣都喜欢赏给檀生,嗯,赏给檀生洗。

  夏天倒还好,冬天就有趣了,赵檀生双手浸在井水里头,搓揉着贵家太太的衣裳,两眼一昏,还以为自己下死手揉搓的是袁修那个不要脸老瘪三的脸!

  奈何把袁修那老瘪三的脸都揉裂了,都换不来半筐黑炭。

  但是洗衣裳可以,劈柴可以,挑粪也可以。

  入了道的贵家太太还保留着旧日的习气,洗件大衣裳赏点儿炭火用,劈半天柴火就多给三个馒头,再风雅点儿的,抄一本五百页厚的经书能得个一小盅猪油。

  这昭德十三年的冬天是真真儿冷,若她赵檀生没洗这十来筐衣裳,劈那上百捆柴火,怕早就变cd梁山里的孤魂野鬼了。

  她一早就想好了,若那时候她变了鬼,第一个去吓的就是袁修,吓死那龟孙!

  到底没如愿。

  手上冻疮还没好的第二年春天,正觉女冠就出关了,正好看见赵檀生瘦瘦削削挑着两担柴,招来细细问,一问便大怒,斥了长清道人,正了东岳观道风,绝了那凡尘俗世的做派,再把赵檀生收进了门下,教道义,教经籍,教麻衣相法,教相理衡真…

  现如今大昭朝盛行道教,昭德帝推崇敬一道人,自封九清先圣,设祭台、拜阵法、炼丹丸。

  上行下效,如今九州十七省连带南北两直隶都对道观、道长十分恭敬。这东岳观虽藏在深山中,上下不过四十余道友,可正觉女冠会做人会说话,上有淮安知府供奉,下有百姓香火,说话很有些分量。

  赵檀生莫名投了女冠的眼,得了她的照拂,日子也算过得去。待有人来东岳观卜卦,檀生跟在正觉女冠身后掌上三两眼,说上两三句,靠自个儿挣了几枚香油钱,

  算来想去,这段时日算是小半辈子里,赵檀生过得最舒坦的日子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一章 旧事(一)
手机看美人神棍小说就来http://m.owolove.com/meirenshengun/
萌萌哒看书移动版 m.owolo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