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二章 旧事(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旧事(二)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章旧事(下)

  “合真,合真!该你出牌了!”

  一个很清亮的女声。网

  合真是正觉女冠给赵檀生的道号。

  赵檀生一下子回了神,看看牌桌上的牌九,豪爽地消了手上的幺三,“罢了,输你三个铜子!”

  近日观中香客锐减,许是因年关将至,来来往往的人都少了,骗钱这个行业进入了淡季。

  那姑子笑得花枝招展的,一脸得色,“快快快,快给钱!今儿你都输我十五个铜子了!往日女冠就爱带你出门卜卦,你且算算,你还得输我多少?”

  卜卦推演非易事,跟着女冠算卦堪舆,堪堪五年能成多少大气候?不过皮毛罢了。

  不过就是些皮毛也唬得住世人了,看卦有三宝,能说会道眼力好。有眼力见儿,香客的身世就知道了一半,穿杭绸的多是商贾家,喜欢赶时兴;带银饰分心的多半是官宦家的女眷,自矜身份,不多言多语;面露愁态,样貌端正,左顾右盼的妇人许是家里不得宠的正房太太;还得能说会道,若老太太身边带着个穿直缀的少公子,多半是来求科举,看看少爷眉毛长短,看看右手有没有茧,说几句吉祥话,到时候能考上是“承您吉言”,落了榜是“焉知非福”,都能圆回来的。

  黄易大能者,可勘国运测地气,这当另说。她赵檀生说好听点是知机识趣,说难听点儿吧…其实就是个神棍,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小神棍。

  可正觉女冠是真有能耐,否则旁人说起东岳观也不会用一个“灵”字了。

  赵檀生跟着学了五载,最擅长的是看人骨相。

  赵檀生把骨牌往里一推,看了那姑子眉眼,也笑,“你也猖狂不了多久了,顶天再输你七个!”

  那姑子没料得檀生当真一口说出,意气风地啐了声,“再打再打!若不是七个,你便再输我一双云袜!”

  檀生一笑,“若我说准了,那我们的账就平了,你也得多加一双云袜给我。”

  两厢约定后,推牌再来,听风亭中一时间堆了许多看戏的姑子,手下生风,转眼两局便过,赵檀生已输了四枚铜子,远处传来“咚咚咚”三声悠远且深厚的钟声,是要进午食了,身旁围着的姑子们便推推搡搡,“哎哟!你们可打快点儿!快用午食了!只能打这一局了!”

  赵檀生看了眼牌,就还剩最后四张牌了,她身后的姑子笑起来,“合真怕是要赌输!这算来算去她也只输得到六个铜子!”

  每四块牌为一墩,一墩为一分,一分就是两个铜子。

  对家当即志得意满,推了一个大头六,笑嘻嘻地告诉檀生,“我要皂色的云袜…”

  檀生笑起来,跟出去了一个大头六,对家吃牌。

  身后的那姑子便又大笑,“你怎么让对家吃牌呀…”笑到一半住了口,像明白什么似的,当即哈哈笑起来,“想赢不容易,想输还不容易,对家一吃牌,不就是送了对家一个铜子吗?这局统共输三个铜子,加上前头的,不正好是七枚吗?”

  赵檀生对家一算,那拿在手里头吃的牌放也不是,丢也不是!

  她光顾着赢钱了!

  没料得到会来这一手——对家送钱给她吃!

  那姑子当即不由连连叫嚷,“这不算你卜卦推算得好!是你耍诈!”

  “怎么不算?”,赵檀生声音含笑,“今日你眉梢上翘,上庭展舒,中庭拓阔,面润唇红,又兼有通体舒泰之相,便可知你气运正当时,摸牌定能得偿所愿,我的牌是顺不过你的,你必能赢牌,此为其一。”

  檀生抿嘴笑道,“时辰近午过巳,午食将至,一局牌不到一刻,师父戒律严,正午必食,我们只能打三局罢。一局两个铜子,三局便为六个,这就定了基数,此为其二。”

  见檀生微微一顿,身后便传来催促之声,“其三呢?”

  赵檀生目带狡黠,“我要靛青色的云袜…”

  众人哄的一声笑开。

  “其三,牌运天定,可指缝留空,想输钱的人自然挡都挡不住。”

  亭子外传来沉稳的女声,姑子们都转过身来,连道“正觉女冠”,赵檀生赶紧站起身来,见女冠过来,伸手将她扶住,叫了声,“师父…”

  正觉女冠看了眼赵檀生,“卜卦推演,岂容尔等儿戏…”

  正觉女冠话还未完,便有几个小姑子慌慌张张跑来,上气不接下气,满面通红,结结巴巴的,“女冠,女冠!”小姑子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山里来了响马,正往咱们东岳观蹿!”

  响马就是落草的寇!

  “关大门!”正觉女冠当机立断。

  姑子们尚且还来不及躲,便听观外马蹄声势浩大。“踢踢踏踏”地向道观而来,为之人蓬头垢面,看道观内烟雾袅绕,脸上升起讥讽与怒意,“日他娘的鬼,外头都吃不起饭了,道观里面还在祭香火!去搜!里面肯定有好东西!”

  原来道观香客锐减,不是因为年关,是因为世道…

  正觉女冠站在最前面,神容肃穆,如同一尊石像,冷眼旁观这三五响马飞奔进道观中抢砸糟蹋。不多时响马出来了,一肩背了一大筐糙米,一手提了一只功德箱,冲头子邀功,“里头好多粮食!”

  那头子看也不看,伸手把人一推,一个跨步向前,满脸横肉,“香火这么旺的一座道观,一点粮食算个屁!观里头的香火钱,都被你这老尼私藏在哪儿?”

  正觉女冠语气平淡,“原是匪类劫财呀,何必打着天下苍生的旗号。”到底服软了,“钱财当然是有,只是不多,香客们的银钱都添了香油纸烛,后厢第三间房便是老道的厢房…”

  话未完,便有响马一窜而出,抱着一只木匣子喜形于色,“头儿,里面有十来个银锭子…”

  响马头子摸了把银锭,也知见好就收,冷哼一声把木匣子抱在怀中,上马欲走。

  众姑子皆舒了口气,若为劫财倒还便宜,只怕还顺道揩点别的...

  那响马头子转身之际,眼风往里一扫,却见亭子里头花红枝绿,小道姑们不施粉黛却肤凝唇红,黄道袍里头的身姿怕是妙得很。再一想,外头世道这样乱,这淮安境内都在四处闹匪,官府不作为,天都要塌了,他还怕个屁呀!

  当然是痛快一日是一日了!

  “嘶”

  马蹄回转,那响马头子剑锋一挑,姑子身上的道袍应声往下掉,亵衣当然裹不住雪白的颈脖和手腕,女子美妙的酮体展示在青天白日下,那姑子“哇”的便哭出了声儿,这一哭便将狼全都引来了!

  局面瞬间混乱起来!

  赵檀生反应极快,拉住正觉女冠转身便跑,身后充斥着女人的惨叫和男人的淫笑。她只顾埋下头护住正觉女冠拼命往山上跑。

  “头儿!那姑子最好看!脸嫩得能掐出水,腰细得一手就能折断!”

  她在跑,身后有人追。

  还不止一人。

  赵檀生突然恨极了她这张脸。

  正觉女冠把檀生向前一推,低声道,“合真,你先走,到山上去,粮缸下有个地窖。”

  赵檀生双眼赤红,抿嘴不言,紧紧揪住正觉女冠的衣袖。女冠见状反手一推,赵檀生咚地跌坐到地上,再手脚并用起了身。

  眼看男人气势汹汹地追到崖边,正觉女冠一扑而上死死抱住那男人的腿,男人几挣不开,不由急火激心,手中寒光大闪,口里不干不净,“这老尼碍事得很!”

  正觉女冠高喊,“合真快跑!”

  那刀落得很快。

  赵檀生眼泪簌簌往下坠,想也未想,飞身向外一扑,正好替正觉女冠挡了这刀。

  一刀扎进心窝里,觉不出疼,只觉得胸口凉凉的,低头一看,血从那窟窿中涅涅冒出。

  反正都活不成了,还不如拉来一个垫背的。

  也不知哪里来的气力,赵檀生死死抱住了那响马头子,一步一步拖着他蹭到崖边,山下有淮水,赵檀生紧紧抱住那响马,顺势向后一仰,拖着个蓬头垢面的山野匪汉,纵身跳崖,睁着眼睛看东岳观的山崖离自己越来越远,自己坠落的度越来越快。

  好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呀。

  “合真!”

  是正觉女冠的声音。

  撕心裂肺的。

  一点儿也不稳重。

  风太急了,刺得人眼睛疼。

  赵檀生闭上眼,却好像又看见了那夜的场面。

  青纱螺帐,一重叠着一重,莺穿柳带,犹压香衾,榻上玉枕横陈,锦被叠褶,女人绛红鸳鸯溪戏水的兜子斜挂在玉带钩上,细细的挂脖坠了下来,十分香艳,昏暗的光下有男人的低低喘息,也有女人的娇吟娥喘。

  “平文…”

  平文是袁修的字。

  许是**将近,男人酣畅淋漓,一个挺身,似是解脱,似是乐极,低声长泣,“阿姚...阿姚…阿姚…婶娘…”

  袁修,原来一直与他寡居的婶娘有苟且。

  永宁侯府里的郡主娘娘,死了男人后一直未再嫁的郡主娘娘,满京师里素有贤名的郡主娘娘,被人赞为“贤媛翰墨,贞静婉宁”的郡主娘娘···

  原来在她丈夫的床上如此媚态横生,美艳浪荡。

  令人恶心的***牺牲的却是她赵檀生。

  她甚至来不及见袁修一面,便被塞进一抬小轿里十万火急地送到了东岳观。

  赵檀生直直坠下,胸口一片赤红,就算闭着眼,她也能感觉到眼中含泪。

  她死前最后想到的人竟然是那对狗男女?

  赵檀生平生第一次像个市井泼妇,骂了句娘。

  呸,真脏。

  “砰——”

  水花四溅。

  死了,不过是水消融在水中。

  鱼儿啊,你要吃就去吃那响马的血肉吧。

  他肥,他应该好吃点儿。

  这便是赵檀生死前最后的祈愿。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二章 旧事(二)
手机看美人神棍小说就来http://m.owolove.com/meirenshengun/
萌萌哒看书移动版 m.owolo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