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七章 审讯(一)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审讯(一)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翁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

  不出一个时辰,三个水匪连同船老大被生擒。

  平阳县主折腾一夜,到底累了,这满船的人也绝不会因为檀生鸡飞狗跳整整一夜,县主下令将四个贼人分别关押,待第二日再来慢慢审。

  第二日檀生起床,站在厢房外的甲板上,河风柔缓,碧波微荡,让她眯了眯眼,任那风吹打在面颊上,缓缓突出口浊气,心绪变得极好。

  再一睁眼,余光可见有三四个梳着垂髫团髻的小丫鬟鬼鬼祟祟地躲在船舱的隔板后瞅她。

  檀生冲她们挑眉一笑,遥遥颔。

  那几个小丫鬟瞬间满脸通红,哄的一声,争先恐后朝后跑。

  隔了良久,才听见不远处传来几声兴奋的尖叫。

  “啊啊啊!赵姑娘朝我笑了!”

  “呸!你个小蹄子不要脸!”

  “你们走开!赵姑娘分明是在冲我笑…”

  檀生面色一僵。

  道教盛行,上行下效,道观门槛都快被踩破了。有点本事的姑子、道人被万千推崇,实属正常。往前,正觉女冠摆的谱可大了,五品以下的官宦来请她卜卦算命都赶不上号的,得先在檀生这处写个帖子,再慢慢排号,通常这么一等,就是十好几天。

  饶是如此,只要女冠能出面卜个卦看个相,这些官太太们都感激涕零得很,对女冠手书的经书烫金高裱,视若珍宝,年礼、节礼流水似的往东岳观送。

  寻常的礼,下头几个姑子分一分就算了。许多贵重的,女冠都给典当了,也不知捐到何处去了,反正檀生没见过太多的银钱。

  世道还好那几年,女冠在淮安府真真是横着走的。

  连带着道观里的小姑子也变成了螃蟹,檀生身为嫡传弟子,更是螃蟹中的战斗蟹。

  重来一次,再受此礼遇,檀生不禁感叹世事无常,与此同时,也必须承认她可怜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满足。

  不对,等等!

  她还有可以依仗的东西呀!

  除了这张给她连续带来袁修和响马垂青的漂亮脸蛋。

  她还可以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呀!

  她可以依靠这门手段获得重视呀!

  只要别人在她身上有利可图,她就有用,只要她有用,她就不是刀俎上的鱼肉!

  她才能真正地,活下去。

  为自己好好活下去!

  河风四漾,也不知为何,带了几丝淡淡的青草气。

  檀生紧紧抓住船沿木柱,被河风一吹,脑子突然十分清醒。水匪和船老大当时不知道她躲在大石后,更不知道她听得懂江西话,他们的争吵中明明确确透露了一个事实。

  他们致她于死命,是拿人钱财,忠人之事。

  也就是说,有人付了钱让他们必须在檀生踏上江西之前,杀死她!

  这得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呀!

  檀生和官妈妈,一个是广阳府出来的小村姑,一个是只会喂鸡的奶妈妈,真是荣幸得很,竟然有人把她们看成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

  她比她自以为的身价更值钱些。

  檀生,心甚慰。

  “赵姑娘,昨日休息得可好?”

  檀生转过头来,是昨日那位丁香姑娘,只见丁香低眉顺目,神色十分恭谨。

  檀生“诶”了一声,语气轻恬,“劳烦丁香姑娘费心,这间厢房很清净,早晨的饭菜也很可口。”

  受了称许,可想想今日正厢中平阳县主与大姑娘说的那些话,丁香尾巴半分也翘不起来。

  “下头人照着这位赵姑娘与那妇人的身份下去查了查,是前日刚进的江西境内,也果然是从四川广阳来的,无父无母,远道而来投靠任江西按察使的叔叔。这位赵姑娘所言无一不真。”

  翁家三下五下就将檀生的身世打听得一清二楚。

  这就意味着...

  这位看似只有十二三的小姑娘,是真的会算!

  是真的有通天本事!

  平阳县主嘱咐丁香,“好好礼待赵姑娘。”

  丁香念及此,神容越恭顺,将审讯一事老老实实回禀,“…昨夜那四个贼人被下了水牢,可他们嘴巴硬得很,一口咬死此事与他们无干,他们就是运气不好,躲在马厩里被人给抓着了…”

  追贼拿赃,只要不是抓了现行,他们咬死不认不就行了?

  檀生笑了笑,“他们是不是还大声叫嚣,若是翁家滥用私刑,冤枉良民,待一上岸,他们就去击鼓报官?”

  丁香也笑,话说一半留一半,“如赵姑娘所料,如今,翁家实在不想节外生枝…”

  翁家到底是官宦之家,打死几个家奴,别人屁都不敢放一个。可这几人分明是良籍,若真是不管不顾闹出人命来,翁家小被弹劾,大被有心之人借机生事,到时候,不等翁太夫人脚一挺寿终正寝,这翁家上上下下男人们的官职,女人们的诰命怕是都要被一撸到底。

  丁香补充道,“县主的意思是翁家倒能当这个证人,不怕他们颠倒黑白。”

  翁家当证人,莫说江西这地界儿,就是放在京师里也是有分量的。

  只是,那几个贼人是下狱还是不下狱,对檀生而言,不算很重要。

  她比较关心想要她命的究竟是哪路神仙?

  “让我去审吧。”檀生语声清清聆聆,“我审了,让他们签字画押,等上了岸就送到按察司处刑。”

  审讯、定罪、下刑堪称一条龙服务。

  碧波畅流,船檐青瓦下,丁香见这赵家小姑娘似是成竹在胸,又忆及昨夜刚把这小姑娘从水里捞上来时,虽也狼狈,可眼睛始终亮亮的,见到县主也丝毫不拘束,哪里像乡绅出身的姑娘呀?

  比起京师里那一水的贵女也是不差的。

  丁香道,“贼子丑恶,姑娘到底是女孩…”丁香琢磨一下,这姑娘能说会道,打劫的遇上算命的,谁吃亏还真不一定。当即眉梢舒展,从善如流转了话头,“还待婢子回过县主后,姑娘再去吧。”

  檀生含笑颔,丁香礼貌告辞,官妈妈跃跃欲试。

  官妈妈一晚上都憋着劲儿生气!

  她想揍那几个贼人很久了

  瞧瞧他们造下的孽!

  把好好一个姑娘都逼成个骗人的神棍了!

  故而当丁香复命回来,檀生二人刚到船舱下层,借着昏暗日光看那四个贼人颓得像狗似的趴在地面,官妈妈便如点燃的炮仗,一冲而上,“啪啪啪啪”四手联揍,把那四人打得直懵。

  说好不动武...

  怎么一来就扇耳光呢!

  船老大颇为怨念一抬头,便见檀生期期然立在梯步上,眉梢间神色淡然,居高临下冷冷看着阶下诸人,不觉大惊失色,结结巴巴,“你…你…你们不是被烧死了吗!”

  檀生目光凉,伸手一指,向身边的管事道,“劳烦管事将这位留下,其余三人分别关押吧。”

  翁家管事大手一挥,便有五六个身强体壮的家仆一窜而上,押在另三人的肩胛骨上迅撤离。管事眼观鼻鼻观心地站在檀生身后,看檀生转过身来把舱门“砰”的一关,那船老大随即身形一抖,连声高呼,“我只是个撑船的!船上烧起火,我就跳下河逃命,这也是人之常情啊!不救船客,能算多大的错啊!”

  檀生再找管事要了一张纸,一支笔,写写涂涂许久,任那船老大在耳边高呼求饶。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七章 审讯(一)
手机看美人神棍小说就来http://m.owolove.com/meirenshengun/
萌萌哒看书移动版 m.owolo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