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八章 审讯(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审讯(二)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良久,檀生抬头,仔细审视船老大。?

  这是最底层的船舱,暗无天日,水牢阴冷。

  船老大被拘了一个半夜再加一个白天,早已形容憔悴,身上的棉布衣裳被水泡得脱了形,脸上皱巴巴的,下颌窄,天庭低,原就不大的小眼聚在一起,像两颗冒精光的绿豆。

  这种面相的人生来无大义。

  檀生手执狼毫笔,手一歪,笔头规律地敲在木案上。

  “咚咚咚”的声响,不大不小,好似敲在船老大的脚筋上,敲一下,船老大抖一下。

  待敲了三刻后,檀生什么话也没有,偏头吩咐管事,“劳烦管事将他拖下去,另带一个人上来。”

  “随意带个人吗?”管事问。

  檀生笑言,“不,带个子稍矮的那个上来。”檀生眼底朝船老大一扫,漫不经心道,“那小矮子眼神涣散,唇薄脸方,可见既爱财又软弱,诈上一诈什么都肯说。”

  船老大猛抬头,眼神惊愕,“你会看相?”

  檀生笑,“否则我怎么会算出夜有水贼,提前弃船保命呢?”

  船老大脸色剧变。

  檀生转过头,提起手中的宣纸向那管事扬了扬,语声平淡,“到时候我就说,这张纸上都是船老大吐出来的东西,只是还没吐干净,我需要找他复核一遍——比如受了谁的指示,再比如收了多少银子。那小矮子家中尚有生着病的八十老母,我把银子往他跟前一推。管事,你觉得他说,还是不说呢?”

  感恩水匪和船老大的骂战。

  感恩自己听得懂江西话。

  感恩她爱看戏的癖好。

  让她在此起彼伏的骂娘声中得到这么多信息。

  那管事极聪明,佝身恭顺,顺着檀生的话,“必是说的。人在江湖飘,又有几个讲道义?那矮子见船老大开了口,还管什么兄弟情义呀。为求自保,必定竹筒倒豆子。他若老老实实说了,咱们就不把他送官了,还给点银子算好处费。”

  檀生笑道,“给点好处费,举手之劳罢。”微微一顿,再朝那船老大瞥一眼,“只可惜有些人拿不到。”

  船老大听完檀生的话,再看檀生手里那张纸上,水牢没窗户,烛光透过那张宣纸昏昏暗暗地照了过来,宣纸上密密麻麻都是字,很能糊得住人!

  他死也想不到,这小村姑竟然知道他们是收了银子,受了指示的!

  等等,这个小姑娘真的是算出来的?

  可如果她在诈他,她又怎么知道小矮子爱财,家里还有个生病的老娘?

  如果小矮子真以为他松了口,照小矮子的性格,必定会一五一十全吐出来!

  到时候,小矮子倒抱着银子回去伺候老娘了,他怎么办!?

  真见官,下狱?

  船老大眼神飘忽,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谁说不是说呢?”檀生一伸手,从管事手中接过一个沉甸甸的包袱,“咚”的一声放在桌子上,露了个角,里头是白花花的银子,“这便宜银子好拿得很。”

  檀生不再看船老大,扭头吩咐道,“管事,让人把小矮子押上来吧。”

  管事应声开门,低声吩咐候在门口的小厮,折身回来后把门重重关上。檀生靠坐在太师椅上,神容无比淡定,手里的狼毫笔头规律地敲打在扶手上,闷闷的声响在安静的水牢里显得很大声。

  突然外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檀生手一挥便有两个家仆出列,前去拖拽船老大的胳膊,船老大方如梦初醒,连声高呼。

  “我说!我说!我知道得比他多!”

  檀生掌心往下一放,那两家仆当即松手,船老大“咚”的一声五体投地。

  船老大问,“不报官,好处费...姑娘可没骗我?”

  檀生身体朝前微倾,素指一翘,眼神澄澈,轻声问,“你看我像骗人的人吗?”

  船老大抬眼一看,一个小姑娘罢了,气派虽不错,可也只是个小姑娘而已,船老大低了头。

  檀生笑问,“你是正经跑船的船家?”

  船老大刚胸口直撞地上,如今才觉出痛来,“是…”

  除了偶尔做一下和水匪勾结的副业...

  “你可知谁要杀我?”檀生单刀直入。

  船老大一愣,再看看桌子上摆放着的白花花的银两,舌头舔了舔起裂的嘴唇,“我…我不知道…赵家先在码头找船,给了我二两银子说是来接姑娘你回南昌,钱虽然不多,但都找上门了,我当然要接这笔生意。又过了几天,两个老婆娘又来找我,一开口就是二百两,问我杀个人干是不干…”

  檀生面色如常,微微点头,让船老大说下去。

  船老大再舔舔嘴唇,“她们说,她们都打听清楚了,我以前伙同...那几个…做了点儿生意…她们说这回照旧…保我笔横财,还不被官府现…”

  这生意无外乎杀人越货。

  “赵夫人托你接的人,你也敢当成生意做?”檀生出言打断,“不怕你接的人是官家出身,东窗事后你吃不了羊还惹一身臊?”

  船老大脖子一梗,“我当然怕了!”

  檀生柳眉一挑。

  船老大声音弱下去,“可那妇人说,姑娘你就是个老仆的种,死了就死了,赵家也不会多追究。我顶多在安义县躲上个三两日,等风声过去了,我再出来也是一样…后来我想…若真是接送官家小姐,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在码头找船?更何况,还只给二两银子…”

  一个正经出身的官家姑娘,二两银子就能出个船?还是租的胳膊都伸不开的白蓬船?

  船老大这思维很缜密。

  檀生点点头,表示无可反驳。

  “所以你就又接了这门生意,跑一趟船,挣两份钱?”檀生抿唇笑。

  船老大迟疑点头。

  檀生循循善诱,“是你负责和水匪接头,也是你负责按劳分赃?”

  船老大再点头。

  船老大就是个二道贩子,黑白都吃,别人找到他要做门见不得光的生意,由他再去找其他人手来协助完成,中间赚个差价。

  檀生再笑问,“江西码头上,你这样的人可多?”

  船老大脸上的肉抖了一抖,说起自己的职业有些自豪,“既能跑船,又要在黑白两道都吃得开,这样的人物,在码头也不多呀

  !”

  檀生想知道的都问得差不多了,看向船老大的眼神瞬间凉了下去,缓缓起身,把桌子上裹银两的包袱收起来伸手递给那管事,笑着道谢,“劳烦老夫人借出来银子。”

  船老大心下大悸,脑袋像被板凳敲了三下,他陡然醒悟!

  他妈的!

  这小丫儿打算诈的根本不是小矮子!

  想诈的明明是他!

  这个死丫头装腔作势这么久,诈的明明是他!

  船老大瞬时惶恐,终日打雁,却遭雁啄了眼,这死丫头一来就给了他个下马威,说准几件事让他方寸打乱,再说要去诈小矮子,软的硬的一起来,叫他既慌了神,又被银子晃了眼,还怕被小矮子抢了先!

  江湖上混,最忌讳就是慌乱!

  一慌就乱,一乱,啥都跟着别人走!

  “姑娘...姑娘!小的我有眼不识金镶玉,被钱糊了眼!小的我有罪!”船老大的手在地上乱抓,慌忙开口,“姑娘,你开始说不骗我的!姑娘!”

  神棍神棍,用的是心,骗的是人,拿的是钱。

  凭自己本事骗的人,有啥好说的?

  檀生本已把门拉开了一条小缝,听他这样说,站定步子,半侧回身,侧脸正好囊括在缝隙的柔光中,只见小姑娘轻蔑一笑,眉梢一调,眼神凉薄且嘲讽,话语轻轻的。

  “你也是三四十岁的人了,怎么这么天真呢?我说不骗你,就真不骗你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八章 审讯(二)
手机看美人神棍小说就来http://m.owolove.com/meirenshengun/
萌萌哒看书移动版 m.owolo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