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九章 重逢 (一)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重逢 (一)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云卷风起,斗转星移。

  船舱正厢,白日里那管事正口若悬河地说着故事。

  别的暂且不提,这管事表面看上去方正木讷,可一开口,就知道他大约很爱看戏。

  “…谁知那赵家姑娘案板一拍,惊得那船老大浑身哆嗦,再诈他要提小矮子审讯,船老大心下一慌,一五一十全吐出口来…之后一问,谁曾知原与那船老大接洽之人是两个蔫儿坏的婆子,二百两银子就要买那赵家姑娘活生生一条人命,哎唷那喂,这可如何是好!”

  管事手一抄,将檀生白日里诈船老大的场景表演得惟妙惟肖。

  坐在管事跟前的共有四人,平阳县主头戴抹额,面红润;翁笺拢着一只白绒貂毛袖笼子靠在平阳县主身边,下列左右分坐二人,左侧之人高鼻宽额,面貌俊秀,英气勃勃,右侧那人玉树兰芝,白面浓眉。

  这二人分别是平阳县主嫡亲长孙,翁佼与长女翁照之子,许仪之。

  翁佼见那管事唱作俱佳,默默别过眼,不忍直视。

  再一看,自家祖母与自家妹子一个傻得呵呵笑,一个看得不转睛,便当即深吸一口气。

  翁家的男人都太靠谱了,他爷爷前朝后宅一把抓毫不含糊,他爹明说不爱年轻美人儿,守着他娘就能过一辈子。故而,翁家的女人们实在是很单纯可爱。

  换言之,翁家的女人在内宅斗争的戏码里决计活不到第二出。

  翁佼摇摇头,凑过脸去,对自家表弟许仪之轻声说道,“这位赵姑娘不简单。”

  许仪之轻哼一声,示意他继续。

  翁佼再道,“诸葛唱空城,是在跟司马懿玩心理战。这赵姑娘小小年纪,和那老油子艄公也玩了场心理战——今儿早晨那场戏不过就是个赌字,赌谁先沉不住气,那船老大被逼得心浮气躁,搭了赵姑娘的话茬就是个输字。你说这小姑娘简单不简单?”

  京师老爷们儿说话像说书,痞里痞气的。

  许仪之笑一声,“那赵姑娘若要是简单了,怕是回去了,也活不了。”

  两个婆子雇凶杀人,这摆明了是内宅手段,有人不想让那赵姑娘回江西。

  而这个人,多半是赵家人。

  只有赵家人知道她乘哪艘船,也只有赵家人和这小姑娘有直接联系。

  许仪之眯了眯眼,狭长的凤眼很惑人,他猜不透。

  一个无父无母的小姑娘,关系简单,没有血海深仇,就算有些聪明,也不会在内宅中掀起太大波澜。

  家里人,家里的女人要杀她?

  为什么?

  为了什么?

  檀生抱膝坐在床榻上,也在思索同样的问题。

  两个婆子…二百两银子…赵夫人前脚请艄公跑船后脚就有人付钱杀人…这大约是赵家的女人干的事。为什么想致她于死地?

  “阿俏。”官妈妈半坐在檀生身后,拿干帕子细细擦,檀生才洗了头,梢湿漉漉的。

  檀生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官妈妈难得放低了声音,“…无论是编的、骗的、算的。妈妈都说是在广阳府时,阿俏得了云游老道的提点,才会算命的,好不好?”

  檀生没反应过来。

  “妈妈是卖豆腐的,没啥见识。阿俏却聪明,以后妈妈只求不给阿俏添麻烦。”官妈妈声音越说越低,“以前只觉得江西好,不愁吃穿,凡事都有显二爷张罗,亏不着姑娘…如今,姑娘还没到江西呢,这就有人要杀要砍了…”

  檀生把下巴放在膝盖上,眼睛直勾勾地瞅着桌子上那盏油灯,心里软软的。

  “阿俏要靠算命搏出一条路来,妈妈给你殿后,好不好?”官妈妈动作轻柔给檀生擦头,看这小姑娘缎子一般的乌青头,鼻头陡然塞,“妈妈什么也不求,只求阿俏好好的,也不用嫁多好的人家,只要待你好就可以了…”

  什么官家小姐,什么荣华富贵,都没有她们家阿俏的小命要紧。

  若让她晓得是谁要杀她家姑娘,她必会拿把刀捅死那人。

  檀生一笑,尖尖的下巴硌在了膝头,却一点儿也不疼。一开始她想离开,想摆脱,什么豆腐坊,什么摆摊算命,其实只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罢了。

  无论反省得如何深刻,她下意识地将前世所有的不顺都归咎于她运道不好,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受人摆布。

  可是事实呢?

  她可以改变她的命运啊。

  弃船逃命也好,上翁家的船也好,审讯船老大也好,不都证明她做得到吗?

  如果她可以做到,那么她的离开会不会显得很懦弱?

  一如既往的懦弱。

  更何况,她敢肯定,雇凶杀她之人必定是她的叔母,李氏。

  赵家其实很简单,赵老夫人胡氏只是个私塾秀才的女儿,没啥大卓识,在儿媳妇李氏跟前不低头都要矮三分,赵老夫人是说不上话的。赵显若是想杀她,无论基于什么理由,混迹官场的他都有比这更好更方便的一百种方法下手。

  檀生记忆中,赵显似乎有几房妾室,但都不大受宠,出身也不好。她们一个月月钱也就三两银子,这得多大的深仇大恨,才能让这几位姨娘攒足劲,咬着牙存五年零六个月钱来杀人啊!

  有能力掌控赵家后宅,有闲钱买凶玩玩,极恨极厌恶她的,也就只有李氏了。

  只是因为讨厌她吗?

  檀生直觉没有那么简单。

  “呜呜——”

  陇头吹笛,更声报时。

  官妈妈还在絮叨,檀生听得心里头软绵绵的,像塞了一团棉花,任她流再多的眼泪也全部吸收。

  有人叩门。

  官妈妈赶紧住了口,问,“谁呀!”

  “是我,丁香。”

  官妈妈半跪坐在床榻上不方便,檀生起身趿鞋开门,“丁香姐姐请进。”

  丁香抿唇笑笑,余光见桌上的茶碗都扣上了,便知这是预备睡了,很是知机道,“不叨扰赵姑娘了,婢子几句话说完便走。”

  也好,若进门来又是斟茶又是点灯,好一通麻烦的。

  檀生将门拉开些,向前一步,神色很认真。

  丁香在心下暗叹,无论再看几次,这位赵姑娘美就是美,丝毫不染纤尘的美。头披下,倾泻在肩,悠悠藏香。再看小姑娘的神色,很郑重,丝毫不因她是奴婢就慢待半分。

  认认真真听人说话,就是最大的尊敬。

  丁香对这位神算赵姑娘很有好感,道,“明日晌午咱们就到江西了,县主已差人去给赵府送信,赵大人多半会来码头接您。”丁香递了个小包裹给檀生,含眸浅笑,“想您的衣裳都掉到水里了,特意为您备下了一套衣衫。”

  丁香有意卖檀生一个好,压低了声音,道,“若是府里的光景好,婢子或许有幸再见姑娘您呢。”

  此府非彼府,这说的是翁太夫人若真如檀生所言渐渐好转起来,那檀生怕是会频繁出入翁家,成为平阳县主跟前的红人。

  檀生又是几句寒暄,送走丁香关门吹灯。

  不过片刻后,翁佼与许仪之路过甲板东北角,翁佼吸鼻子嗅了嗅,“这儿好香,好像是胰子的香气。”

  许仪之看了翁佼一眼,再看了看东北角对面那扇紧闭的舱门,冷冷声,“你是狗吗?”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九章 重逢 (一)
手机看美人神棍小说就来http://m.owolove.com/meirenshengun/
萌萌哒看书移动版 m.owolo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