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十二章 杂陈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杂陈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赵显眼见李氏的脸从耳朵慢慢红到额头,心里暗骂一声蠢妇,正欲开口解围,却听平阳县主后言。?网

  “那几个贼子,老身过两日给赵大人送过去。赵大人既是管着刑名口,处置几个小毛贼自然不在话下。”平阳县主顿一顿,语气颇为不满,“江西这地界儿怎么乱糟糟的了,连官家的小孩也敢下手…”

  檀生静静地注视李氏,不曾错过李氏脸上丝毫变化,她眼看李氏瞳孔放大,嘴角紧抿,手紧紧攥住了蹙金丝镶边袖口。

  算命时,对方瞳孔放大是因惊讶;嘴角突然紧抿是害怕或惊恐;手脚失态意味着对方不知如何是好。

  李氏是个七情六欲皆上脸的人,在娘家是独女,只有一个弟弟是李父的嗣子,自小受父母溺爱。待嫁进赵家,又因两家身份悬殊太大,赵显处处仰仗老泰山,而不得不对她低头。

  故而在赵家这么十来年,实在将李氏的脾气养得很恣意,这样的人情绪好猜极了。

  檀生心头敲定了六七分。

  平阳县主话音一落,这回轮到赵显红脸。

  平阳县主身份尊贵,出身镇国公府,当初一百二十八抬嫁妆打头第一抬是太后赐下的石榴抱子彩釉双耳瓶,第二抬是皇后赏下的上赏金如意成柄雀亭,第三抬是东宫太子妃赏下的朱漆泥金雕花三屏风式镜台。平阳县主嫁到翁家,是勋贵和世家的结合,两方荣宠,既是勋贵豪爵的嫡小姐又是清流官宦的掌家媳。

  平阳县主别说大庭广众之下给赵显没脸,就是把三品大员江西布政使拎到平阳县主跟前,平阳县主甩脸也像甩鞋底一样方便。

  见赵显也吃了瘪,平阳县主终于气顺。

  两个大人,这么欺负一个小孩,也做得出来!

  更何况赵小姑娘能掐会算,一身能耐,样貌也美,若放在寻常人家也是千娇玉贵的女孩。两个大人这般作践,不就是因小姑娘无父无母罢了!

  平阳县主手一抬,丁香恭恭敬敬地递了张绛红色祥云拜帖给檀生,贴笺上写着大大的“翁府”二字。

  这是翁家的拜帖。

  京师的举子愿意花三千两买它。

  赵显面容上毫不遮掩的惊喜,檀生看得分明。

  “拿着吧,遇到什么事儿,能多个去处也是好的。”平阳县主长途跋涉已很累,不乐意再同赵家人磨叽,转身踩在低榻上了马车。

  丁香将拜帖放在檀生手中,便跟着主子扭身而去。

  翁家一走,码头上瞬时空了一大半,赵显如梦初醒,手一挥,男人上马,女人上马车。李氏云袖大拂,呼呼生风转身就走,赵华龄深看了檀生一眼,未置一词。倒是赵显的两个庶女却步埋头,让檀生先行,很是恭顺。

  檀生道了声谢,却之不恭。

  一路无话,檀生挺身端坐,下颌微翘,从布帘漏出的缝隙中看南昌府。马车拐过了宝雀大道,再向左转,是九井巷,沿着九井巷往西走,依次是八井巷、七井巷、六井巷…

  古人取名…实在很偷懒呀…

  看街上熙熙攘攘,似是在赶集,摊贩吆喝着卖鸡杀鸭,酒肆小二张罗着大街揽客,路上的小姑娘都没遮面,穿着布衣笑笑闹闹地摸个铜子换甜粑…

  冬日的暖阳照射在南昌城里遍地的青瓦矮墙上,暖洋洋的,很慵懒。

  能活着就是最大的好事,前生的她,怎么一点没现?

  檀生兴致勃勃地贴着窗户缝朝外看,眼神熠熠光。

  赵华龄憋了一肚子的委屈和气,车罩石灰色的幔帐好像是一块画布,而檀生的侧面恰好藏在暖光里,映射在画布之上,像画里的仕女。

  赵华龄胸口更憋闷了,“你不要巴在窗口往外看,像小地方来的,没见过世面!”

  “我本来就是小地方来的呀。”檀生笑着承认。

  赵华龄一时语塞,竟不知该如何反驳!

  谁知道赵檀生会不要脸地承认啊!

  檀生转过头来,看了看赵华龄。

  赵华龄比她小两岁,接近三岁,现在才不到十一岁吧?

  可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个小姑娘。

  穿着锦绣华服,戴着珠钗金环,脸上抹了厚厚一层白粉儿,她一说话,脸上的粉儿就簌簌往下掉,红口脂油腻腻的,像涂了层猪油...

  一张清秀的脸全被糊住了。

  赵显是个翩翩书生郎,饶是如今已年过三十,也是面目俊秀,身量挺拔,气质儒雅,一笑一动极能撩人心弦。檀生眼光一动,看向李氏,李氏比赵显小四岁,保养得很好,手指像葱段般白净笔直,小脸丹凤眼,眉梢上挑,颧骨略突,显得两颊微凹,不算丑,算清秀碧玉。

  只是这样的面相在算命先生看来,很不好。

  颧骨突,刻薄;眉梢高,自大;两颊凹陷,朱唇薄,克夫。

  李氏冷瞥了檀生一眼,“既知道自己是小地方来的,就要懂得虚心。阿龄说一句,你回一句,这就是你的家教?”

  檀生笑言,“婶娘此言差矣,我的家教不就是赵家的家教吗?”

  赵华龄说一句,她回一句,这叫没家教?她是下人吗?

  软风拂面,车帘被低低打起,马车刚拐过六井巷。

  “广阳府没有这样宽敞的街道,也没有这么多的宅子。我是广阳人,叔父是广阳人,阿龄妹妹也是广阳人,妹妹将才的话说小了是不知轻重,说大了就是数典忘祖。不知轻重为不义,数典忘祖为不忠,不忠不义之人才是真正…”檀生眼波流转,嘴角含笑,谨记女冠所授,骂人也要端着一副“我是九天玄女”的高深姿态,“这才是真正,没家教。”

  若是再来一次,还需忍气吞声,檀生都害怕无量天尊骂她窝囊!

  李氏勃然大怒!

  压抑了一早上的怒火,蹭蹭地朝天蹿!

  “一派胡言!”李氏高声大喝,看檀生那副眉眼,似有百爪直刷刷地将心尖尖上的肉剐下来几道,“一派胡言!小蹄子休得胡言乱语,我给你盘缠给你路费,往后我赵家还要给你吃,给你穿。小蹄子不知天高地厚…”

  “咣当——”

  一个清脆的铃铛响声。

  赵府到了。

  紧跟着,马车门帘被唰地一下拉开,出现了赵显一张面色铁青的脸。李氏慌乱不过半刻,一挺身,气势汹汹地牵起赵华龄往正堂去。

  檀生垂着手,微微敛眸,睫毛闪一闪,再闪一闪,不抬头,眼里含着泪。

  小姑娘看上去很可怜。

  赵显心下大软,“阿俏…”

  檀生鼻腔一酸,低低唤了声,“叔父。”

  官妈妈赶紧伸手来扶,小姑娘手脚纤弱,肩膀瘦削,李氏和赵华龄一下去,马车前的矮榻便被仆从利落取下,小姑娘扶在奶妈妈的手臂上,摇摇晃晃地跳下马车,险些没站稳,一个趔趄后,又赶紧摆正身形,朝大堂走去。

  赵显看在眼里,心里只觉憋屈。

  很憋屈。

  甫一进大堂,便听里面“哐哐当当”很响亮的声音,推开门便见李氏将桌案上的茶盏杯具全都拂落砸地,身边有个半大的丫鬟哭兮兮地跪在地上。

  “你是成心想烫死我吗!烫死我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哭哭哭哭!哭得没完了,这宅子里还没死人呢!”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十二章 杂陈
手机看美人神棍小说就来http://m.owolove.com/meirenshengun/
萌萌哒看书移动版 m.owolo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