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十四章 赌博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赌博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檀生语出惊人。

  天出恶相,是大忌讳!

  若君主祥瑞,有凤凰东出,掘山吉石;若君主昏庸,亦有鱼腹藏字,高山崩塌。

  这异象是不能随口胡诌的,若被有心人告官府,檀生轻则受皮肉之苦,重则下狱入刑。

  赵显当即手背一挥,将众仆从遣派出门,将门窗紧紧关上,内堂中陡然暗了下来,当即连声道,“祸中口出,谨言慎行!”再眼睛微眯起,轻声问,“阿俏知道翁家为何回乡?”

  赵显只将檀生所言当做小儿顽劣之语,不足挂齿。

  檀生抿了抿唇,环视诸人,如今内堂中只剩老夫人、李氏、赵显及她四人,赵显因翁家那封拜帖对她的话半信半疑,李氏似笑非笑只觉她为搏出位在自掘坟墓,老夫人半睡半醒,不知是何看法。

  “翁家太夫人病重,平阳县主及翁家小辈带良医火返乡,一则为照料太夫人病情,二则…”檀生微微一顿,吊起悬念,“二则为给翁家留条后路,就算到时候翁家太夫人寿终正寝,翁壁流因丁忧被扣京师,翁家小辈及女眷却因此尽数逃过一劫。只要宗族还有少年,翁家就不缺东山再起的机会。”

  檀生这番话,赵显听懂了,他在沉思。

  李氏高挑柳眉,似懂非懂,张嘴就想骂檀生妖言惑众,被赵显一声驳斥,愤愤不平地到底没开口。

  檀生看向老夫人,正是这一看,叫她看到了老夫人眼中的一丝精光。

  “阿俏…”赵显口吻疑惑,他当然明白檀生话里话外的意思,翁家返乡兹事体大,很有可能会改变江西官场格局,可一个数月前还在广阳府种菜绣花的小姑娘是怎么知道内阁诸事的!?

  檀生静默抬头,好像能算透赵显心中疑惑,“我会算命,所以我什么都知道。”

  檀生的眼神深深地落在李氏身上,李氏张皇避开,她再缓缓移开,淡然开口,“阿俏断言翁家太夫人此番绝无大碍,翁家信了,翁家感谢我才愿意看重我。”

  檀生再言,语声稳沉,“今日,阿俏见南昌府东方有红云,红云之下有黑雾,此为不祥。阿俏敢断言,不出十日,南昌府必会天降异象。不出两月,整个江西将会大乱。”

  檀生腰肢伏低,形容恳切,“还望叔父早做打算,若天有异象,朝廷第一拿来开刀的必是父母官!”

  赵显眉头蹙得越紧实。

  他其实不太信这些,可有些事情、有些东西让你不得不信。

  比如,檀生的经历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广阳府知府姓甚名谁,她都无从得知,又如何能知道翁家这种豪门世家的此间秘辛?

  翁家这一趟回乡确实低调,直到两日前才派人递信,如今两者联系起来,和檀生所说十分吻合。

  檀生眼神下敛,官妈妈心头好紧张的,她该粉墨登场了。

  初次登台,官妈妈心理负担有些重。

  “我…我们家姑娘.,前年在山上迷了路...遇到了位道人…道人说姑娘什么骨骼惊喜,哦不对,骨骼清奇,就留下来教姑娘字词断文...从那以后,姑娘看相算命一看一个准…”官妈妈结结巴巴地背台词,这台词她准备了一晚上,她家姑娘说她的戏份虽然不重,可很要紧,“承丧启瞎”来着!

  檀生双手撑地,素指纤细,映衬在绒毯上白得像道春光,“是与否,真与假,不过十日便知。”檀生话到一半,微微抬,面容圣洁,“人心生一念,天地悉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世有因果,必有律戒,我等凡体不过偶觑一二,只望可尽力挽救于万一而已。”

  “胡言乱语!怪力乱神!赵家竟出了个女神棍!”李氏害怕报应不爽,更怕因果轮回,语气已趋歇斯底里,“若十日之内,没有出现你口中所说的异象,你当如何?”

  “若无异象,我赵檀生当一条白绫,以死谢罪!”檀生昂然高唱。

  李氏眼中喜色稍纵即逝,却听檀生后言。

  “若我一一说中,又该如何是好?”檀生沉声问道。

  赵显道,“阿俏,你自己说。”

  檀生当即俯身叩头,面容凛然无畏,“叔父,有人要杀阿俏。”未待赵显后语,檀生语气突然加快,“阿俏赣水遇贼,绝非偶然,是有心人故意为之。阿俏空口白牙多说无益,叔父掌半省提刑按察关口,自有一套方法,到时,阿俏只希望叔父给阿俏一个说法。”

  “咕噜——”

  李氏脚边碎了一半的茶盏咕噜咕噜地滚到了门口。

  檀生最终的目的,终于说了出来。

  和李氏撕破脸面是为引出下文,放出狠话是为增加筹码,一应唱念作打是为引起悬念,而这所有的一切举动都归结为最后一句话。

  叔父,你要给阿俏一个说法。

  叔父,你要知道你的枕边人想杀了你的亲侄女。

  叔父啊…

  檀生静静地看着赵显,目不转睛。

  她清晰地明白,如果今天她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算计,就算翁家把那四人全都送到赵府来,赵显动用一切手段撬开了船老大的嘴,让船老大老老实实认了账,也没有用。

  李氏的父亲是刑部左侍郎李质朴,李氏一族是钱塘望族,几代积累,才人辈出,赵显的一切都仰仗李家。就算赵显心知肚明是李氏对檀生动手,他也什么不会做,什么也不能做。

  檀生不信前生赵显没有查过,于公于私,赵显必查,可此案没了结果,没了后文。

  在绝对的权利面前,一切私隐都是糖果,一切血腥都是甜水。

  李家对赵显,有绝对的权利。

  檀生必须耍些手段,动些心机,才能逼迫赵显正视此事。她必须变得有价值,才能被看重,被珍惜,被保护。

  多可悲呀。

  不过仔细想想,她飞跃了一个大步呢——前世动嘴皮子骗人是为了香火钱,今生动嘴皮子骗人是为了保命。

  从身外之物,到保命要紧,她的思想觉悟和物质所求真是有了质的飞跃,量的提高。

  女冠一定会夸她学有所成,业有所获。

  隔了良久,赵显轻轻点头。

  檀生如释重负抿唇一笑,笑出两个浅浅的梨涡,耀花了李氏的眼。

  “老身累了…”老夫人半睡半醒中终于睁开了眼睛,手扶在椅背上,缓缓起身,几句话安排了檀生的去处,“媳妇儿人贵事忙,待会老身安排小满去把娇园收拾出来,大姑娘住到正厢去。家俱、物件儿、玩意儿都拿老身的腰牌从库里出,不走公中。”

  前生,李氏安顿她住到赵华龄的耳房去,赵华龄夜里想喝水、出恭、增减炭火,她全都知道。赵华龄很折腾人,有时候正房值夜人手不够,官妈妈也要起床去帮忙。

  老夫人话里说待会儿再派人去收拾娇园…

  这说明,就算今生是翁家送她回的江西,李氏仍然将她安排住在赵华龄的耳房,而赵家诸人均无异议。

  今天她闹下这出,这才让老夫人换了主意。

  檀生心里叹了一声。

  其实很多时候,都不是无可奈何,而是在权衡利弊。

  现在的她才配住进娇园。

  前生,她不配啊。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十四章 赌博
手机看美人神棍小说就来http://m.owolove.com/meirenshengun/
萌萌哒看书移动版 m.owolo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