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十五章 恶相(一)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恶相(一)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赵宅位于平江西路,正好在南昌中轴线上,临近提刑按察使司和布政使司,是江西官僚集聚地,左边邻居是三品大员江西布政使魏朝,右边是江西左参议刘善长的居所。?网 ? W?

  赵显以区区一介五品文官挤在两位直系长官中间,靠的是锦绣前程和如花美眷,嗯,还有赵家当乡绅时积攒下的家底。

  檀生记得五年前赵显高迁至江西任提刑按察佥事时,老夫人拿了八百两银子出来添给赵显置业,这是笔大钱,足够广阳府的富足人家上上下下一辈子吃穿嚼用了。

  饶是如此,在这个地段,赵显也只买到了这栋很紧凑的,勉强算是三进三出的宅子。

  “紧凑”二字是没说错的。

  毕竟赵家的家底摆在那里,就是个家有几百亩田地、赁出几间商铺、做着河运生意的乡绅之家,碰巧出了个会读书的赵显,举全族之力供养了出来。

  在广阳府,赵家可以不要脸地把自己看成“钟鸣鼎食”之家,可拿到外面来,不跟翁家、李家比,就算和世代读书做官的清流人家相比,也是要被甩出几百条大街的。

  赵家底蕴太差,只有一个赵显撑台面。

  更悲催的是,檀生她爹死得还早,连个帮衬的人都没有。

  最最悲催的是,赵显现在还没儿子。

  若是赵家还能出一个读书的官老爷,这房子也好买许多。

  可惜,五服之内,赵家再找不出一个男青年好读书了。

  故而当初赵显买宅子时,费了好几番波澜。

  出钱都是次要的,赵家有钱是有钱,可这地段的宅子不是有钱就买得到的。

  檀生记得当初是李氏的父亲给江西布政使魏朝写了封信,由魏朝出面斡旋拿到了这栋小宅子。

  故而,这宅子虽打着三进三出的幌子,影壁、垂花门、后罩房…倒都无一不缺,可…实在是很袖珍啊。

  前世檀生住的耳房统共就只有连通的两间房子,内间檀生住,外间官妈妈住,檀生那间房除了一张床、一抬镜台和一只狭长的立柜,什么也摆不下。

  赵显和李氏住在正房,老夫人住在东厢房,赵华龄住在西厢房,两位庶出姑娘住在西跨房,几位姨娘都挤在东跨房里,娇园在后罩房,一层平房,统共有五间厢房,虽不大可很精巧,一开窗便可见绿草如茵,庭院春深。

  这可比住在狭窄、采光又不好的西跨院舒服多了。

  娇园,对两个庶出姑娘而言,可谓是兵家必争之地。

  谁知道,鹬蚌相争,被檀生这个天降奇兵得了利。

  不是让这个多出来的堂小姐住耳房吗?

  不是连房间都收拾好了吗?

  怎么就莫名其妙变了卦呢??

  二姑娘赵华容与三姑娘赵华芝瞬间同仇敌忾休了战,面面相觑,只觉二脸懵逼。

  暖风澄面,柳枝盎然,娇园中丫鬟如流水三三两两或是抬着立柜,或是搬起镜抬,或是添置几盆长得很好的君子兰,丫鬟婆子来来往往的,见檀生捧着一本小册子躺在暖榻上,虽不说毕恭毕敬,却也很算给脸面地福个身,问个好,“大姑娘安好。”

  从檀生姑娘,变成了大姑娘。

  官妈妈心潮澎湃,自己养的这怪东西,简直就是个宝贝疙瘩蛋!

  三下两下,几哭几闹就逼得老夫人出了面,改善了生存条件,提高了社会地位…

  许是老夫人头一回表明态度了话,又许是想十天之后亲自给檀生带一条三尺白绫来,也许是赵显着手审讯船老大,李氏自顾不暇,反正这几天来,正房风平浪静,李氏未到娇园逗猫惹狗,赵华龄也没来找檀生的茬子,就连赵宅上下的仆从都丝毫不敢在私下议论。

  赵宅看似风平浪静,可檀生知道,风平浪静之下是暗流涌动。

  每个人都在等待十天之后的天象。

  如果天有异象,赵显就不得不拿出一个结果来给檀生一个交代。

  如果没有…

  檀生摇了摇头,不可能没有。

  她唯二的依仗就是前世记忆和神棍技能。

  如果没有,所有的真相都会被掩盖。

  她的重生就没有丝毫意义。

  无量天尊,看在前世日日给你敬香火的份儿上,你可千万别逗我呀!

  檀生在心中默默祷求。

  一连九日,天朗气清,别说异象,连个雨象都没有。

  李氏侧靠窗棂,看窗外晴空一片,兼有绵云暖阳,不觉心头大畅,“…果然是装神弄鬼…”再亲昵地朝王妈妈身边靠了靠,“还是妈妈有道理,任她狂,任她拽,我且由着她。一个半大的小丫头还真能观天象,通天下事?”

  李氏一嗤,“呸!还碰着个云游四方的道人,她以为在演话本子呢?”

  王妈妈伸手揽过李氏,面容慈和,“夫人和小丫头较什么劲?老夫人要信,你就让老夫人信。”

  李氏嗤笑,“老夫人就是个乡野山村出来的村妇!我们抬举着叫她一声老夫人罢了!我是什么身份?李家是什么身份?别人家当然是老夫人当家,可咱们家能一样吗?他赵家是给阿显引荐了大儒,还是帮阿显疏通了关系?阿显从金榜题名到步步高升,哪一步少了我们李家推波助澜了?要是没了我们李家,这一家子人还不知道蜷在哪所小房子里窝着呢!”

  李氏想起那日老夫人打肿脸充胖子,拿出腰牌要给赵檀生那个小贱种撑腰,便气得心肝疼,“她陈氏倒好,拿着我们李家脸去给赵檀生做脸面!她库里的东西?她的东西难道不是我的吗?”

  李氏越说越生气,想起这些年头,老夫人对她的冷遇,赵显的疏远和偏帮,眼眶红,揪住王妈妈的衣袖,“妈妈,你说赵家怎么这么不识好歹!”

  李氏…什么都好。

  家世好,出身好,学问好。

  可自…那件事后…好好一个姑娘嫁了人…就变得越奇怪。

  脾性变得无比急躁,只要赵显、赵家稍有不如她的意,李氏就想多想深,最后钻进牛角尖。越跋扈,做事也越来越无所忌惮。

  比如…

  她竟派人去暗杀赵檀生!

  不过是个姑娘,就算真心忌惮,真心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可又能怎么办?

  赵檀生又能翻得了什么天?

  不过养几年,随手找个人家嫁出去。

  怎么养?嫁到哪儿?还不都在当家太太的手里攥着!

  只要“那件事”不掀翻,来十个赵檀生,他赵显都只有远远看着!

  可见李氏眼眶红,很委屈的模样,王妈妈也红了眼。

  姑娘…这十几年,心里也苦啊…

  李氏一边拿手背抹了把眼,一边死死盯着窗棂外的那片春光,“再等一天,再等一天!等到明天,我逼也要逼赵檀生兑现诺言!”

  赵檀生的诺言就是,三尺白绫,以死谢罪。

  李氏只求赵檀生死。

  只有赵檀生死了,她的心才能安宁。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十五章 恶相(一)
手机看美人神棍小说就来http://m.owolove.com/meirenshengun/
萌萌哒看书移动版 m.owolo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