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十六章 恶相(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恶相(二)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天,天刚微亮,万里无云。网

  檀生起了个大早,用清水抹了把脸,柳枝蘸盐巴洗了口。

  官妈妈端了碗稀白粥和几碟小菜,腌黄瓜脆脆的,檀生“咔擦咔擦”两口,小半根就没了。

  官妈妈手端稀粥,看着自家食欲一直很好的姑娘,有些忧愁。

  十天...

  姑娘说十天之内,天必降恶相。

  如今已经是第十天了...

  女人堆里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她们刚搬到娇园来时,小厨房里倒潲水的李阿嬷一脸谄媚地偷偷塞给她几大块莲子糕,嘴里甜呼呼地叫“官姐姐…”

  姐姐你个头呀!看那满脸褶子样,也好意思叫她姐姐!

  可现在...别说莲子糕,就是稀饭,都轮不上娇园舀瓢稠的!

  每个人都等着看小阿俏的笑话。

  听后罩房吕姨娘身边翠环姑娘三姨母的堂妹说,宅子里的丫鬟婆子们都在偷偷摸摸打赌,赌她家小阿俏信口胡诌,现今的赌注都一赔十了...

  “阿俏啊。”官妈妈轻声唤道。

  檀生“嗯”一声,“咔擦咔擦”两口,另一小半根腌黄瓜也没了。

  “要是今天没问题,咱们怎么办呀?”官妈妈试探性地问道。

  檀生笑一笑,“能怎么办?一条白绫,以死谢罪呗。”

  见官妈妈神容大变,檀生不觉抿唇笑起来,细细同她解释,“如果今天无事,夫人必定逼我。胡诌国运是大事,我的所言所行必会累得叔父受罪。夫人想我死,肯定要抓牢这一点,让我做出权衡,是独自承受还是不要脸地连累赵家。”

  官妈妈登时脸色苍白。

  檀生伸手握住官妈妈,语声轻柔,“甭担心,我不会输。”

  官妈妈想了想,一口干了稀粥,麻溜把私房银子和素银簪子包在粗布裹子里欲出门,却被檀生一把唤住。

  檀生一边翻着书,一边清清脆脆,漫不经心道,“妈妈把我那十多两私房也收拾起来,全都拿去下注,记得乞巧打个收条,写下赔率。呵,一赔十,我要看看那丫头怎么倾家荡产地赔出几百两银子。”

  乞巧是二姑娘赵华龄的大丫鬟...

  好像确实也是庄家..

  神了!

  姑娘连这个都知道!

  她可从来不敢在姑娘跟前说这些腌脏事儿!

  官妈妈目瞪口呆,檀生风轻云淡。

  李氏要逼她以死全颜面,就一定要做好铺垫,势必将此事闹得沸沸扬扬,难以收场。

  问题是,怎么闹?

  赌钱是下人们爱顽的,谁先吹个风,摆个局,其他人一想觉得好玩,一传十、十传百,最后闹得人尽皆知。

  赵宅的外院小厮、长工是能出门的,出街喝酒、胡吹牛逼的时候,这事儿就顺理成章地传了出去。

  一旦满城风雨,这就不是檀生想收场就能收得住的了。

  她不死也要脱层皮。

  李氏这法子,怕不是自己想的吧?

  应当是王妈妈。

  王妈妈后宅混迹十数年,什么手段没用过?什么心眼没耍过?

  站出来吹风点火的人,不能是李氏正房里的人,那样太显眼了。

  最好是顽皮点儿、年轻点儿、平常招摇点儿的小丫头。

  啧~

  不就是赵华龄身边的乞巧了吗?

  檀生见官妈妈的神情,便知道自己猜对了,不由心下大悦,翻书“哗哗”的声音都透着几分愉快。

  她可不可以认为,其实她比她想象中要聪明点儿?

  晌午时分,天朗气清,迎来了冬日难得好天气。

  娇园大门“嘎吱”一声被重重推开。

  来人气势汹汹,为的婆子姓邓,男人叫来荣,素日里就唤她来荣家的,胳膊一推,将厢房大大打开!

  来荣家的身后跟着两个身强体健的婆子,见檀生端坐榻前赏花喝茶,来荣家的哼笑两声,不阴不阳,“檀生姑娘请吧,夫人在正堂候着您嘞。”

  檀生眼睛未抬,抿了口茶水。

  六安茶清苦,含在嘴里,没啥余香,就只剩下苦了。

  来荣家的等了片刻,没等来回应,重重再哼一声,不耐烦唤道,“檀生姑娘!”

  檀生抬了抬眼皮子,“鸡鸣犬吠,最是闹人。”

  “檀生姑娘如今尽情说吧。”来荣家的讥笑,“怕是以后都说不成了!”眉角一动,手一抬,身边那两婆子架势来夹檀生。

  檀生“腾”一声站起身来,眸光阴狠,嘴唇上下一碰,言简意赅,“谁敢碰我,我就剁了谁的手。”

  官妈妈一冲而上,剑拔弩张,一股子以死拼命的劲儿。

  两个婆子一愣之下,檀生弹了弹裙摆上微不可见的微尘,轻抬眉梢,似笑非笑地看向来荣家的,“走吧,去正堂。”刚抬脚,檀生瞥了眼来荣家的,若有所思道,“今天,邓妈妈最好注意着点儿,妈妈头顶生辉,额间冒汗,印堂黑…”檀生微微一顿,粲然一笑,“许是命不久矣呢。”

  来荣家的左眼皮一跳,向后趔趄,被身后婆子扶住,一把甩开,“滚边儿去!”

  檀生推开正堂大门,堂前端坐一人,李氏。

  檀生踏步入内后,大门紧紧闭阖,将官妈妈挡在了门外。

  李氏目光炯炯,似一条看见猎物的蛇,笑道,“你说十日之内,必有异象。如今晴空万里,你该如何解释?”

  檀生也笑,“子时未到,一切尚未有定数,婶娘想听阿俏如何解释?”

  “怪力乱神!信口开河!”李氏猛然起身,在堂中案前来回踱步,直指檀生鼻尖,“如今闹得满城风雨,整个南昌府都知道赵家养了个妖言惑众的巫女!你叫你叔叔的官怎么做!你叫我赵家怎么做人!你叫这一家子人如何在江西立足!一个小姑娘犯下嘴忌,就为了点儿名声?或是银钱?我赵家没你这样的小贱种!”

  窗棂轻透微光,将堂内映衬得昏暗无比。

  檀生脊背挺得直直的,再笑一声,“婶娘何必着急定罪?”檀生眸光一暗,嘴角轻抿,似在嘲讽她,“或许,婶娘就是为了赶在叔父回来前,要把阿俏的罪名一五一十赶紧定下?”

  檀生明白怎么激怒李氏。

  李氏被戳中心思,果然勃然大怒。

  “小小丫头,尖口舌利,如此了得!”李氏尖声高喝,“你可知你犯下的嘴孽,会让你叔叔的官职不保吗!布政使大人上书怪罪,只会怪我赵家治家不严...千辛万苦将你接来,竟是接了个丧门星来!王妈妈!”

  “奴才在。”王妈妈躬身其旁。

  李氏反问,“当初,她说若是十日之内,天象正常,她该当如何!”

  王妈妈异常恭敬,“赐白绫一条。”

  “那便赐吧!”李氏大手一挥,瞥向堂中更漏,心中惊惶急迫,“长者赐,不敢辞!君子一诺,价值千金,既然当初说出这句话,那今天就得受着!赐白绫!”

  王妈妈从袖中掏出一条三尺长的白绫,递给那两个去请檀生的婆子,那两婆子面面相觑,犹豫不决。

  后宅的阴私,都是带着血的!

  带着血的后宅阴私,她们当然见过!

  可都是主母对妾室、妾室对嫡支...

  主母想让侄女横死的,她们是真的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

  “出什么事,我都担着!”李氏手心滑腻,面容狰狞。

  她已经半辈子都活在那个人的阴影下了。

  她不能后半辈子都活在那个人女儿的阴影下,她也不能放任自己的骨肉来承受同样的苦果!

  凭什么!凭什么!

  有报应就冲着她李怀玉来!

  一个人的血是血,两个人的血也是血!

  都是腥臭的!肮脏的!令人生厌的!

  檀生静静地看着李氏。

  她...真的...这么想让自己死...

  如此急迫...

  如此不加掩饰...

  两个婆子原地不动,来荣家的一咬牙伸手去拿王妈妈手中的绳子。

  来荣家的,狞笑着朝檀生走来。

  越来越近,脚步的声音越来越响。

  顷刻之间,窗棂外透露进来的微光消失殆尽,整间屋子都瞬时陷入了黑暗中!

  冬日里难得暖阳没有了。

  甚至...连天空中的太阳也没有了!

  世间万物陷入一片黑暗!

  也不知是谁率先放声尖叫,不过片刻,赵宅中专属于女人的尖利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大堂里,出现里李氏惊恐万分的尖叫与来荣家肆无忌惮的放声啼哭。

  “饶了我罢!小的知错了!”来荣家的被突然的黑暗与“命不久矣”那四个字吓破了胆!

  正堂的门被一把撞开,官妈妈语带哭腔地四下寻找,“阿俏...阿俏...你在哪儿!”

  兼之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几个小丫鬟一边抖,一边找出蜡烛颤颤巍巍地点燃。

  檀生一伸手,官妈妈赶紧将檀生拢在怀中,一张脸全是泪。

  檀生紧紧环抱住官妈妈,在烛火中静静看向黢黑一片的窗外。

  不过是日食罢了。

  异象终于来了。

  和异象一起来的,还有夹杂着凛冽寒风的赵显。

  檀生的预言灵验了!

  赵显欣喜若狂地将正堂的门推开,却在渐盛的烛光中,看见檀生瑟瑟抖地窝在满脸是泪的官妈妈怀中,而地上哆哆嗦嗦地瘫着一个手拿白绫的妇人。

  他的妻子就站在堂前。

  “叔父,”檀生语声极其平淡打破寂静,如同在讲述别人的家事,“婶娘,想赶在你回家之前,将阿俏勒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十六章 恶相(二)
手机看美人神棍小说就来http://m.owolove.com/meirenshengun/
萌萌哒看书移动版 m.owolo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