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十九章 交换(一)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交换(一)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檀生觉得自己拿到了钥匙,只待“咔擦”一声,所有的秘密都将无处藏身。? ?? W?W㈧?

  信封上蒙着一层灰,澄心堂纸旧得泛黄,麻绳间隙里藏匿着微尘。

  藏书阁的灯光暗沉,官妈妈嫌旧书的气味呛人,没跟在身边,一早去寻守藏书阁的陈婆子闲磕牙了。

  檀生默了一默,背靠在书柜上,双手麻利地将麻绳死结打开了,抽出一封信,信背后并无火漆封口。檀生未做犹豫,轻轻将信纸抽出。

  信纸被数行簪花小楷填得满满的。

  檀生一目十行,看着看着,险些被这字里行间的酸涩呛出泪来。

  “建昭五年仲春,吾至亲,小白鸽,五月至,门前柳絮花开,丛丛簇簇,异常温柔。吾看柳,便忆起汝…”

  “建昭五年三月…门前屋檐下来了一窝新燕,和去年那窝许是不同,因雌燕中翅上有白灰羽毛,今次这只是全灰的,比以往也聒噪很多…”

  记载的都是家长里短,细琐小事。

  力透纸背的却是藏也藏不住的思念情。

  这个阿九或许是赵显的恋人?

  檀生再抽出一封信。

  “建昭四年腊月,吾至亲,小白鸽。十二冬雨多断肠,家中青瓦漏水,吾爬上爬下,敷泥敲砖,总算糊好。母亲寄信来说,俏娘已能人言,只可短而促、急而慌的啊音,我想她许是想唤阿娘…”

  檀生双目陡然瞪大,手上颤,抖得那层薄薄信纸颤得像立刻要起飞的蝴蝶。

  “阿俏!”

  是赵显的声音!

  檀生赶紧将信封拢在一起,一边抖一边拿麻绳捆住,可惜手在抖,麻绳一会儿掉这头,一会儿掉那头,檀生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三下两下再给麻绳打了一个死疙瘩,赶紧塞进书架子里,刚一转身就见赵显手提灯笼正寻她。

  “阿俏…”赵显灯笼往上一抬,看见了檀生,笑容在暖光下愈显慈和,“喜欢看书呀?白天来看,夜里没光,伤眼睛。以前叔父有个同科,叫汪海林,最喜欢夜里攻书,等下场考试时,他也是三更半夜点灯做卷,眼睛都快贴到卷子上了,巡考以为他在舞弊,叫他把带进场的馍馍都掰碎了检查…”

  赵显絮絮叨叨的,檀生埋头跟着他往外走。

  “阿俏,你喜欢看哪类书?叔父明天让人去给你买来?”

  半大的女孩子嘛,无非喜欢诗集、长歌、再不就是文人骚客写的那些话本子。

  虽然没啥技术含量,骗骗女孩子的少女心还是很见效的。

  檀生双脚如走云端,压根没听见赵显的话。

  赵显温声再问一遍。

  檀生如梦初醒,迷迷糊糊,“噢,那就买几本冲虚真经吧。”

  以前在观里,经众姑子合议投票,冲虚真经的助眠效力最好,道德经次之,南华真经最次。

  冲虚真经配上女冠唠唠叨叨的声音,简直就是一安神曲。

  檀生从来没听到过第二卷,因为女冠唱出三句后,她必定垂头打鼾。

  檀生私以为,经受了这般大的冲击后,她怕是没那么容易睡着...

  赵显眉头一蹙,心中默然。

  看来,请一位先生来纠正小姑娘的爱好和审美,真是刻不容缓啊。

  赵显撑伞带檀生绕着赵宅逛了一遍,一路与檀生说话,天南海北地说,说他考科举时候的趣事,说他在国子监念书时的趣事,说他在广阳府时焖叫花鸡时的趣事...赵显愉悦地意犹未尽,檀生却如同游太虚幻境。

  直到泡了脚上床去,官妈妈将檀生的脚捂在胸口暖,檀生抱着枕头愣呼呼的,还没缓过来。

  开玩笑呢!

  这谁一时半会缓得过来呀!

  诚然那是赵显的笔迹,瘦金体,瘦削得极有风骨。

  诚然赵显在信中唤阿九叫至亲的小白鸽。

  诚然赵显和阿九谈论起阿俏来就像在谈论...他们的骨肉至亲。

  诚然她乳名唤作阿俏。

  等等,她是叫阿俏吧!?

  她是叫阿俏啊!

  官妈妈叫她俏姐儿,赵显叫她俏娘,老夫人叫她阿俏...除非还有一个在建昭四年仲冬都还不会说话的女婴叫阿俏,那她肯定这信中的阿俏就是她没错啊!

  李氏没头没脑的仇恨,赵显想亲近却又瞻前顾后的神态,老夫人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忍耐,她娘恶狠狠地让她滚....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有迹可循了。

  如果她是赵显的私生女。

  那么一切就都可以捋顺了。

  “官妈妈…”檀生木木愣愣地问,“你来的时候,我有多大年纪呀?”

  官妈妈想一想,“刚出生没多久吧,跟个小病猫似的,饿得呜咽叫。”

  “那我娘呢?”

  “那时候夫人就病着了吧,可能是月子没做好,皮包骨头,看人眼神里都透着绿光。”

  “那我娘抱过我吗?”檀生尚且怀揣一丝希望。

  这个回忆就很久远了,官妈妈默了半晌,摇摇头,“好像是没有的吧。”见檀生眼神一下子黯了下去,赶紧安抚,“夫人身体不好,连从床上坐起来都吃力,怎么有力气抱你呢?”

  檀生追问,“那我小时身体康健吗?”

  官妈妈笑起来,“当然健康了,能吃是福,从小就能吃能睡。”

  一个连床都起不来的妇人,真的有可能顺利产下一个先天康健的孩子吗!?

  或是有可能的。

  可这可能性太小了!

  她母亲也不是阿九啊!

  赵显信中的阿九温柔小意,喜欢柳絮喜欢溪水喜欢竹叶喜欢清风,并不是一直那么病恹恹的躺在床上的脾性古怪的她的娘亲呀!

  她的娘亲有可能不是她的亲娘。

  她的叔叔却有可能是她的亲爹呀!

  还有,阿九到底是谁啊!

  到底...到底生了什么呀!

  檀生捂住枕头,低低一声哀嚎。

  官妈妈心一惊,还以为哪里的猪在叫唤。

  再一看自家小阿俏把头闷在枕头里来回打滚,官妈妈一伸手拍了拍小姑娘最近刚长起来的圆滚滚的臀部,“啪嗒”一声十分清脆。

  “作什么妖,赶紧睡了。”又看窗棂外雨密得跟竹帘子似的,不觉有些愁,“雨这么下,乡下可咋办呀…水稻麦子全都要被淹,连种好的红薯都要烂…”

  “不是要烂,是必定会烂…”檀生瓮声瓮气道,“这就是我的第二个预言啊,南昌府或因暴雨大乱。”

  前生,江西日食后也是一直下暴雨,赣水跟着上涨,安义县与渠县两县乡民背井离乡涌向南昌府,人一多便起瘟疫。纵然江西布政使魏朝大力治疫,却效果甚微,连带着江西官场上一众官员都在年中考评上吃了个差,三年晋升无望。

  赵显当然也在其中。

  于公于私,于情于理,檀生都必须尽力挽救前头这场天灾,后头这场**。

  每个人的人都是命,无贵贱之分,无轻重之别。

  檀生低估了她的睡眠质量,高估她的忧愁程度,她一沾枕头照旧立马睡着。

  只是睡得不是很安稳,梦里头黑漆漆的一片,突然出现了她娘那张病怏怏的脸,紧跟着赵显走到了她娘身后递给她了一套冲虚真经,让她睡觉不要打鼾,她正觉奇怪,一转眼就看见一个背影。

  那背影风姿绰约,她跟在身后追,一边追一边唤娘亲。刚好背影要回头,一阵洪水扑面打来,把梦里的世界毁了个干净。

  檀生满身汗津,猛地坐起,大口喘着粗气。

  再看房前屋内皆万籁俱寂,不觉缓缓叹出了口长气。

  有些欲哭无泪。

  她只是一个小神棍而已,家庭伦理她都还没演出个子丑寅卯来,为啥还要忧国忧民呀!

  次日,檀生眼下乌青,精神萎靡地接了两个包裹。

  谷穗官话有进步,咬字还算不错,“清晨八早的,老爷送了这一套书过来。还有勒张帖子,请姑凉后天去拜太清真人。”

  檀生问谷穗,“谷穗是川人吧?”

  谷穗脸上一红,“嗯。”

  怪不得呢...还清晨八早呢...

  檀生接过帖子打开一看,上面明明白白写着翁家邀江西提刑按察佥事赵显大人一家后日去清虚观上香祈福。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十九章 交换(一)
手机看美人神棍小说就来http://m.owolove.com/meirenshengun/
萌萌哒看书移动版 m.owolo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