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二十章 交换(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交换(二)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清虚观香火也旺,以前听正觉女冠闲磕牙,清虚观里面有个老道,道号敬人,算命看相很灵验,就是,咳咳咳,私生活有点不那么检点。 W=W≠

  虽说道家是信奉修今生不修来世,也没佛家那么多规矩。

  可你一个白胡子老道,屁股后面跟着一长串小团子唤你阿爹...

  会不会真的有点太过分了?

  更过分的是,这些小团子还都不是一个妈生的...

  故而在神棍界,敬人道长的名声不是很好,尤其不讨如正觉女冠一般,正经自持的女道长的喜欢。女道长们一传十,十传百,最后就传成了“哎哟哟,江西清虚观那位敬人道长又风流又下流,光是儿子都有二十好几个,连道观里清秀的小道士都不放过!”

  二十好几个???

  当敬人道长是种猪吗?!

  不过,目前为止,这些话大概还没传到江西官家的奶奶夫人耳朵里来,檀生看赵老夫人并两位年岁不大的赵家庶小姐都是一副心向往之的样子。

  清虚观在闵南山上,离南昌府有些远,坐马车单程也要两个时辰。

  李氏生病是幌子,被赵显破天荒地禁了足是里子,李氏当然不能出来。当家主母不能接帖子拜会,赵家的姑娘们当然不能自己去。

  赵老夫人一看帖子是翁家下的,眼睛也睁得开了,腿脚也利索了,当仁不让接了这门差事,带着赵显三女外加一个檀生出门会客,四下一打听,便更高兴了——翁家只给赵家下了帖子,连布政使夫人都没请!

  翁家这脸面可给大了呀!

  赵老夫人一高兴,四个小姑娘一人赏了一支多宝钗,给檀生另赏了一对水头极好的小玉镯子,当做打入翁家内部的特别嘉奖。

  檀生伸手去够小案上的茶水,白玉样的手腕上垂着散绿玉镯,莹莹生光,很是清隽。

  赵老夫人看见了,慈眉善目地笑道,“阿俏水色好,衬这镯子。”

  马车颠簸,车厢外暴雨倾城,雨打在车辙上,立马溅开几朵漂亮的水花,水花飞溅到车厢幔帐上没一会儿就被棉麻布吸收得干干净净。

  檀生笑言,声音清清凌凌,“是祖母的玉镯子好,戴在谁手上都好看着呢。”

  四姑娘赵华容“哧”的一声笑,眼神朝赵华芝处瞥了一瞥,再亲昵地朝老夫人身侧靠了靠,“那倒不一定呢,三姐姐就戴不得玉镯子,三姐姐皮肤黑戴玉镯子显得俗气。”

  嗯,有种小人叫落井下石。

  赵华容这种小人,檀生想了想,应该叫落井下屎。

  她不仅要砸死你,她还要恶心你。

  前世,李氏百般磋磨檀生,嫡出的赵华龄倒对檀生没多大恶感,顶天是耍耍大小姐脾气,不高兴了把气往住在耳房的檀生身上撒,撒完了气就消了,檀生至少能得三五天清净。

  这赵华容便不一样。

  她喜欢帮李氏欺负人。她生母是吕姨娘,是李氏给赵显买回来的清倌人,是下九流,赵宅里头就属她身份最贱。赵华容没有什么人能欺负住,除却房里几个年纪小的丫鬟,她也就只能欺负欺负檀生。

  如今檀生得了宠,明摆着欺负不了了,她就只能欺负死了妈的赵华芝。

  三姑娘赵华芝看了赵华容一眼,没一会儿眼眶就了红,憋了泪,“四妹何必拿话来怼我?我自是俗人一个,不如大姐姐与二姐姐那般清雅。四妹有吕姨娘教导,我当然也不如…”

  我不如得了宠的赵檀生和嫡出的赵华龄,我认了。

  可你赵华容算个什么玩意儿?就凭你那当清倌人的娘?

  当真小人遇上假白莲...

  檀生默默向后挪了挪,屏气凝神看这场戏码,余光一瞥看老夫人眼睛又半阖上了,似是不想管,再看赵华龄不耐烦地轻哼一声,皱着眉头扭头,许是早已看厌。

  四姑娘赵华容笑了笑,“整日哭哭啼啼的,怪道命不好。”赵华荣眼神一扫,扫到了檀生,张口,“大姐姐,宅子里都说你能掐会算。你且说一说,二月生的女孩是不是命不好呀?若是命好,怎么会克了自己亲娘呀。”

  这才几个回合呀,就把火烧到檀生这儿了。

  赵华容语笑嫣然,很是亲昵。

  檀生看了看她,也笑道,“二月卯定桃花与沐浴,六爻有云,吉连沐浴,败而不吉。故而,在某种意义上看不算大吉。”

  赵华容唇色一挑,看向赵华芝,却又闻得檀生后语。

  “三妹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卯定为桃,桃主贵,属大吉,吉不败,若放在气运低的人身上,自然承受不住,运势中落,一路颓败当然不吉。可若是气运高的人,吉不败,身不灭,则一生祸福无忧,自当逢凶化吉,这是贵命,是你我不可企及者也。”

  檀生仰头高瞻,似有居高临下之态,“克妻克夫,克母克子,皆为世人妄测,万物相生相克,水即可载舟,亦可覆舟,难道咱们就可以说水克舟,或水旺舟了吗?岂非太过片面。家眷相克,乡间野里的无知村妇信上一信倒也无妨。三妹出身官宦之家,再说此话,让旁人如何谈论我赵家?如何看待叔叔?”

  檀生言辞严厉,不怒自威。

  好像一个拍拍屁股马上要飞升的上神。

  其实要问赵上神到底说了些什么,她自己也扯不清楚。

  但是中心思想很明确——第一,人四姑娘赵华芝是富贵命,你别乱猜;第二,克母这种鬼话,你一个官家小姐也会信?真是连个无知村姑也不如!

  赵华容笑颜一滞,扯唇笑道,“那这么说,大姐姐算出来三姐是富贵命了?”

  檀生斜眸看她,并不言语。

  赵华容到底年岁小,**岁的小孩,没一会儿就憋不住了,一开口就是赌气,“这都是许久以后的事儿了,真的假的,到那时候也给忘光光了,都不作数的。”

  “那咱们说个作数的。”檀生抿唇笑了笑,素指一伸,伸出两根纤长如葱的手指来,“第一,等会儿清虚观的敬人道长必定问我这雨何时停;第二,今日,我必定赢他,他会心服口服地输我三千两银子。我说这两点,四妹是信还是不信?”

  赵华容眸光闪了一闪,她知道赵檀生看相算命很有一套,还听闻她房里的素素下注输了十文铜子...赵檀生说天有异相,天就黑了,下暴雨了,打冰雹了...真的有这么神?

  赵华容眼神偷偷瞥向搭着白绒大氅闭目养神的老夫人,见老夫人神态丝毫未动,赵华容如受鼓舞,当下一口应了下来,“不过是姐妹玩闹罢,大姐姐不许当真。”

  檀生从容一笑,“姐妹玩笑,当然当不了真。”

  赵华容做好了铺垫,眼波一转,“若大姐姐说准了,我便将我房里那尊玉如意送给你。若大姐姐说岔了…”赵华容颇为得意,声音一低,瞥了瞥作壁上观的赵华芝,轻哼一声,“那阿容要住进娇园的西厢房去,跨院里太挤呢…”

  赵家...都养出些什么姑娘呀...

  赵华龄骄纵无常,赵华芝阴沉狠辣,赵华容贪婪谄媚...

  再想想前世的自己,不也很懦弱自闭吗?

  乱死了。

  乱死了!

  赵老夫人尚在假寐,她当然要假寐,只有她不去阻止,不推波助澜,任由事态展,她才能看出檀生究竟有没有本事,她才能好好掂量檀生几斤几两重。

  檀生心里有些凉,以前她一直以为是因为自己不中用,才没有人喜欢她。可遇到正觉女冠后,她才知道原来喜欢不喜欢,和有没有用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人与人之间,有很纯粹的好恶,与利益无关,与金钱无关,与权势无关,与有没有用处,也无关。

  “好呀,若我没说准,四妹也无需窝在西厢房了,大姐姐立马搬出娇园,全都让给四妹妹一个人住。”

  檀生也笑着说。

  只是现在,她必须证明她有用,很他娘的有用!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二十章 交换(二)
手机看美人神棍小说就来http://m.owolove.com/meirenshengun/
萌萌哒看书移动版 m.owolo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