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二十一章 交换(三)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 交换(三)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这场赌局,老夫人听见了,却未置一词。网

  檀生现赵家养姑娘就像养蛊,或是驯兽。

  谁凶狠,谁就能得到更多的待遇和资源。

  最后留下来的那一个,就是胜利者,会得到赵家的鼎力支持。上辈子,这个人是三姑娘赵华芝,比起赵华容,她更从容;比起赵华龄,她更聪明;比起檀生,她更坚定。

  所以她赢了。

  嗯..如果以嫁得好不好为衡量标准,赵华芝是绝对的赢家——她嫁的是忠勤伯府的二公子,嫁过去不到一年,嫡长子无故横死,老二承爵,不仅承了爵还一并接收了忠勤伯的幕僚与死士,在朝中长袖善舞,说话掷地有声。

  赵华龄嫁了个探花郎,逼得人家探花郎的老母亲瘫痪卧床,不到一年便撒手人寰,探花郎借丁忧心灰意冷地致了仕,之后再回国子监谋了个博士一职,一生清贫,反倒磨平了赵华龄的心性。赵华容一门心思钻营,最后被李氏嫁给了个五十来岁续弦的老侯爷,在后宅里头磋磨手段,倒也算找对了主战场。

  姐妹原先都嫉妒她赵檀生走了狗屎运,靠一张脸嫁了个相貌堂堂的世子爷。

  她们不知道的是,这狗屎运的背后,其实就是一坨狗屎。

  或许当得知她赵檀生进了道观,当了姑子,这几个姐妹都能由人及己地笑出声吧。

  马车摇摇晃晃地到了闵南山,老夫人嚷了句“坐得腰背疼”,赵华容便赶忙去扶。

  檀生埋下车从赵华芝身边经过,听赵华芝轻不可闻一句,“谢谢大姐姐。”

  檀生仰而过,置若罔闻。

  山下有三两黄麻衣道士撑伞接应,另专辟出一块空地供贵眷的马匹吃草喝水。

  老夫人眼神尖利,塞了颗银馃子给那小道士,笑言,“今儿给天尊上香的人倒不少,这么多马车呢。”

  小道士手一抹,银馃子当即不见踪迹,也笑道,“夫人小姐们心慈,专门来求这雨可千万别下了…这不,秦夫人和张夫人正陪着平阳县主,各出三百两银子为江西百姓点了两百盏青灯祈福呢。”

  老夫人笑着颔,“两位夫人也着实有心了。”

  是有心,不仅有心,还有脸来呢!

  翁家给她赵家下帖子,这两家不要脸皮也跟过来,不就是想跟翁家搭上线吗?

  呸!

  不要脸!

  别人还没吃的东西都想抢!

  老夫人垂吊吊的眼皮向下一搭,再抬头又是一脸慈眉善目,招招手,“檀生,过来。”

  檀生应了是,埋上前,神容浅淡地搀着老夫人朝前走。

  赵华龄头一偏,声音不高不低,“谄媚!”

  檀生回深看赵华龄一眼,未曾回应,不紧不缓地扶着老夫人朝前走。

  清虚观坐落在半山腰间,道观规模宏大,前后三个大殿,赵家女眷先由知客引导拜了天尊,捐了功德,再听高功讲道说经,最后才被引到后罩房的竹屋里吃茶休憩,不多时,敬人道长便与平阳县主并几位夫人、姑娘一道过来了。

  翁笺一眼便见侍立在旁的檀生,有些欢喜,隔了老远朝檀生笑。

  檀生缓缓抬头,回之一笑。

  翁笺脸一红,颇有几分羞意。

  你羞…个什么…鬼啊…

  檀生背后出冷汗,默默移开了视线,看向常常出现在女道长口中的这位敬人道长,看看他究竟有多猥琐。

  其实也还好。

  敬人道长不过三十出头的年岁,面目端正,浓眉大眼,气质稳沉,身心颀长,身穿道袍倒也多有几分风流倜傥意,仙风道骨装得好,一点也瞧不出内里其实就是个衣冠禽兽。

  敬人道长同赵老夫人是熟人,见面见礼后,笑道,“这位是平阳县主与翁大姑娘。”再同平阳县主介绍,“这是江西提刑按察佥事赵显大人的家眷。”

  老夫人同赵家姑娘起身见礼,一开口,言辞恳切,“自檀生回家,老妇数次写贴,欲上门拜会平阳县主,以谢县主救命之恩。奈何儿媳突然身体报恙,实在不敢胡乱走动,怕随意过了病气给您,只好备礼缓谢。如今还是由县主您亲自下帖相邀来为江西万千百姓祈福,老妇是既惭愧又敬佩…”

  老夫人是个会说话的,若真是个棒槌,也养不出赵显来。

  只是素日在家中避李氏锋芒惯了,倒叫人给忘了老夫人是说话做事的一把好手。

  几句话,邀了功——赵家半分未透露翁家太夫人病重一事;解了释——今天当家太太生了病,所以换成她这个老太婆来带队;怼了人——我赵家才是平阳县主亲自下帖相邀的,你秦张两家装什么偶遇?

  “老夫人这是说的哪里话?我本就喜欢檀生这女娃娃,阿笺也在念叨檀生。”平阳县主双手拢在袖笼里,笑得雍容华贵,“檀生给我的印象很深,总是忘不了。”

  “天儿不好,爷们儿在前头抠破脑袋想对策,咱们女人却什么也做不了,也就只能捐捐功德,抄抄经书,尽一尽绵薄之力了。”

  老夫人拍了拍檀生的手背,很亲昵慈和,“小姑娘也一直念叨县主与翁姑娘呢,总说起你们。”老夫人将檀生向前一推,“再给县主拜个礼,做人要知恩,你这条命可都是县主给救回来的!”

  檀生顺从福身,福到一半被平阳县主一把抬起。

  “这在道观里头,我可不敢和天尊们抢福礼。若真要谢,今儿我就将小姑娘偷回家了啊!这么漂亮的姑娘,只有我赚,可亏不着呢。”平阳县主语声含笑,搭在檀生手背上,神容很宠溺。

  老夫人强摁下几欲上挑的眉头。

  平阳县主,比她以为的更喜欢檀生。

  老夫人不禁心头大喜,话锋一转,“路上遇到的那贼匪已经审问干净了,就等章程走完,押解下狱了。阿显一说起这事儿就闷声狠,别说他还管着江西刑名这口儿,就单单是叔叔听见侄女遭了罪,这心里呀都不好受得很!一连几日都没回家,说要彻查漕运码头。”

  老夫人话头一顿,语声怆然,“可这…这天不遂人愿,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来了个日食,来了个冰雹,忙得阿显是焦头烂额。老妇一打听,隔壁的魏大人也是一连数日都泡在衙门里头…”

  说起这天象,平阳县主笑颜淡了淡,“天儿不好,就是百姓受罪。爷们儿在前头抠破脑袋想对策,咱们女人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捐捐功德,抄抄经书,尽一尽绵薄之力。”

  “那可不对。”平阳县主身侧的秦夫人声音清脆,丹凤眼显得不稳重,“这满南昌都传遍了,赵家有位大姑娘,能掐会算,十分厉害,一看这天就知道南昌十日之内会天生恶相…”秦夫人扫了一眼敬人道长,“也不知,道长与赵大姑娘占卜看卦谁更厉害些?”

  秦夫人一边说话,一边手拿绢帕捂嘴轻笑,眼波流转,语声婉转,“敬人道长可要警惕些,这江西第一名观主持的名头或许就要不保了呢。”

  秦夫人这番做派,让檀生好像看到了十年后的赵华容...

  托李氏和乞巧的福,檀生所预言的,经赵宅外院小厮、家奴之口已传遍了大街小巷。

  只是檀生深藏内宅,无处知晓。

  老夫人也突然觉自己思想太单一了。

  她以为秦夫人也是怀着在翁家面前露脸的心思来的。

  殊不知,她是为自家推崇的道长扎场子而来!

  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思想境界不够呀。

  皇帝推崇的道长都能当国师,这官家女眷有自己信赖、尊崇的道长当然也不算大事,毕竟敬人道长看起来还算周正,在这歪瓜裂枣遍地的神棍界实属难得。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二十一章 交换(三)
手机看美人神棍小说就来http://m.owolove.com/meirenshengun/
萌萌哒看书移动版 m.owolo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