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二十三章 博弈(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三章 博弈(下)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黄口小儿,休得胡言乱语!”秦夫人十分愤怒,“这一个月后的事儿,咱们暂且不提。 若你真有能耐,你且算一算,我何时生,何时死,何时逢喜,何时遇悲!”

  檀生挑唇一笑,反问秦夫人,“夫人可知在清虚观中请十年的长明灯是多少银子?”

  这个业务,秦夫人熟,张口就答,“一年三百两,十年当是三千两。”

  “十年长明灯是三千两银子,秦夫人让我算你一辈子,却想分毫不出吗?”檀生笑道。

  话赶话说到此,秦夫人骑虎难下,只能故作大气,“若说得准,便也给三千两银子!”

  赵老夫人背靠躺椅,眼中有激赏。一环扣一环,一句话接着一句话,赵檀生先是激将敬人道长,让其不由自主地搅入了今日这场是非中,然后一边步步紧逼敬人道长,一边算计秦夫人的反应,最后到底逼出了三千两这个数字!

  正好,是她和赵华容打赌的这个数!

  这算的哪里是命呀!

  算的分明是人的心理和情绪!

  赵老夫人陡生出十二分兴致,她倒要看看檀生如何收场!

  檀生环视四周,最后将眼神定格在敬人道长脸上,檀生笑了一笑,敬人道长心头暗道一声不好,果不其然,这小姑娘锲而不舍地又把主战场拉回了他身上!

  “秦夫人说灵验了才算数,这灵验不灵验都是后几十年的事情了,今日咱们便提一提能当场核对的...何不让敬人道长随意挑选一位刚入门的小道士,由我来算一算他的过往,将来的事咱们等不及,过去的事,我算得灵与不灵,一眼便知。”檀生温声占据主动。

  清虚观刚入门的小道士...

  敬人道长想了想,这不是堂而皇之地给他作弊的空间吗!

  这位赵姑娘是不是傻?是不是傻!

  让他来选自己家的人算命…那这准和不准,还不是一张嘴在他身上吗!

  厢房外来来往往的居士越多了,敬人道长心转百回,抬头一笑,看起来很是磊落,“厢房狭窄,贫道不谙世事,多有委屈。还请诸位夫人、姑娘移步大殿可好?”

  好!

  你上赶着来丢人,那咱就多给你找点观众来看!

  敬人道长被激起的那小朵委屈的浪花,被风一荡,喜滋滋地变成了滔天巨浪。

  檀生站回到老夫人身后,赵老夫人看檀生一眼,率先起身,笑了笑,“客随主便,咱们换个地方论道也好。”

  她一向敢赌,这辈子没有什么输不起,所以才没有什么赢不到。

  赵老夫人都不怕丢自家的人,煽风点火的、看戏听音的、专心花痴的,当然亦步亦趋步步紧跟。一众人走在游廊中,檀生默默走在后列,敬人道长与之并肩,正欲开口寒暄,却听小姑娘语声轻柔。

  “道长,您安置在山下的三位如夫人,近日可好?”

  敬人道长脚下兀地一趔趄,满目惊诧!

  “噢,许是有孕了吧?清虚观最近的生意很好,道长的香油钱赚了个盆满钵满,别说一个两个孩儿,就是五个十个孩儿,道长也不是养不起。”檀生眼神落在廊间的青竹叶上,一派漫不经心。

  敬人道长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顿时口舌软!

  这件事…他明明瞒得很好啊!

  就连道观中的居士都没有人知道!

  若是这件事传了出去,甭说清虚观的生意还做不做得下去,他会不会被络绎不绝的奶奶夫人们的眼泪淹没都未可知啊!

  敬人道长赶忙抬头,见那几位夫人们离得很远,不觉松了口长气,可这口气还没松到一半,又被檀生一句话吊到了天上。

  “若我等下输了,我就会很难过。若我很难过,我就会张口胡说。我若说出个什么来,啧…”檀生略带惋惜地摇摇头,“道长可就可怜咯。”

  **裸的威胁!

  敬人道长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辈!

  檀生持重娴静,一歪头,眉梢间却莫名带了几分少女的娇俏,冲敬人道长莞尔一笑,“我若赢了,于道长您的名声自是有影响的。可道长,您一定要好好掂量掂量,哪一种毁名声的方式更严重。两相其害取其轻,我赵檀生明人不说暗话,得了好处必定会卖乖,到时候我与道长便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您想一想,若我们互相成就,这江西的神棍圈里,还有谁能出其右?”

  若他们互相成就,还有谁能出其右...

  嘿!威胁人还押起韵来了!

  敬人道长沉默不语。

  如果这位赵姑娘赢了,至多…至多他不能自称江西第一方士...

  如果这位赵姑娘输了,他的外室和私生子尽数曝光,那他连这身道袍都要脱下来!

  两相其害取其轻...

  敬人道长默了一默,转过身去,招了招手,低声吩咐了一个小道士,再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低声快道,“孤儿,父死母逃,今年十四岁,到清虚观两年了,因少时磕了头,有点少根筋,至今都背不到经书…”

  “道长果然慈悲心肠。那三千两银子,小女一分也不要,尽数捐给清虚观。”檀生笑得十分真诚。

  敬人道长皮笑肉不笑,快步向前走。

  大殿之中,长明灯数千支,明暗交替之下,很是庄严肃穆。

  敬人道长招来一人,檀生不过眼风一瞥,张口便道,“建昭二年生人,其父早亡,其母不知去向,宗族无人,便于建昭十四年春自投敬人道长门下。观其脸方额扁,憨厚有余,机敏不足,人中短薄,少时必定困苦,或在七岁左右头磕大石,遇血光之灾。今朝,投于清虚观门下,夙夜苦读,却到底不得其法…”檀生朱唇薄张,轻声问,“小师父,我可有说错?”

  那小道士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眼神极为景仰,“没…没说错…”

  檀生再笑,语声很温和,“小师傅少时寂寥困顿,却迹于中年,受福于晚年。若持本心,小师傅必定有大出息。”

  檀生语气放得很温柔,那小道士顿时双眼悬泪,泫然欲滴。

  檀生笑了笑,转过身,语气瞬时回归清淡,言简意赅地挑衅,“秦夫人,这三千两银子,您觉得花得值吗?”

  秦夫人脸色涨红,敬人道长见檀生递出话头,故作风轻云淡再递梯子,“赵姑娘算的是我清虚观道人的卦,当然是清虚观出这笔银子,与秦夫人无碍。”敬人道长扬声高唤,“归一!数银两来!”

  檀生抬手阻止,“这三千两银子就当是小女为万千江西百姓祈福点的长明灯吧,小女,一分不要!”

  敬人道长没出钱开心了,檀生挣了名头开心了,平阳县主看了场好戏也十分开心。

  唯二不开心的便是一天之内丢了一支价值连城的玉如意的赵华容,和为维护偶像却平白无故遭人怼了又怼的秦夫人。

  檀生遥遥颔,向敬人道长示意致谢。

  敬人道长避之不及,赶紧转头。

  一根绳的蚂蚱…

  鬼才跟这姑娘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呀!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二十三章 博弈(下)
手机看美人神棍小说就来http://m.owolove.com/meirenshengun/
萌萌哒看书移动版 m.owolo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