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二十七章 测字(上)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七章 测字(上)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母亲,你是没看到…”赵华龄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翁家捧着她,祖母捧着她,连清虚观上上下下的道士都捧着她!她不过就是个天煞孤星,谁碰她谁倒霉,她也配!”

  正厅油灯明亮,铺地的是长绒蟾宫折桂波斯毯,几盏油亮簇新的桐木椅很抬色,李氏头顶抹额,捂了个袖笼子,面容很憔悴,好似当真生了场大病。网 ?

  赵华龄看见母亲,一下就扑了过去,哭道,“娘,我忍了整整两天!连赵华容和赵华芝那两小妇养的,也敢在我跟前说是非了,说什么…以后别人就只知道赵家有个大姑娘,不知道还有二姑娘、三姑娘…”

  李氏柳眉一横,“她放肆!吕氏不过下九流出身,养得出什么好姑娘来!”

  “赵檀生没来的时候,那两个任谁敢在我跟前说一二三!”赵华龄咬牙切齿,“这个宅子的主人是我爹,当家的是我娘。赵华容一个姨娘生的种,赵檀生吃穿用度哪一样不是我们出的钱!?她有本事,就滚出去呀,看她还活得了活不了!”

  李氏摸了摸女儿的头顶,气从胸膛中腾腾地向上冒。

  王妈妈向窗外瞅了瞅,生怕有人听见了,轻声劝,“龄姐儿…”

  “阿龄哪个字哪句话说错了吗!?”李氏恨道,“别说赵华容、赵檀生,就是他赵显不也是只吃我爹剩饭的狗吗!?”

  王妈妈赶忙连声道,“姐儿还在这儿呢!”

  李氏垂眸看了眼哭得伤心的赵华龄,心里头又酸又涩,由着王妈妈哄着赵华龄到花间歇息。王妈妈将一回来,见李氏气得抹额往外歪,又怜惜又无奈,“到底是姐儿的生身父亲,你当着姐儿的面说这些话,不怕姐儿年轻不懂事,在她老子跟前,也竹筒倒豆子把话全给原原本本捅出来吗?”

  “难道我说错了吗?”李氏冷笑一声,“我遇到赵显的时候,他还只是个举人,每个月拿着从广阳府寄来的五钱银子过活!国子监的人笑他笔筒都洗黑了也舍不得换,我二话不说拿了两个月月钱去竹叶斋定了一支笔洗给他送去!”

  “他要殿试了,是我爹带着他拎起礼,一家门一家门地摆放!”

  “没了我,他赵显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是!他就是广阳府的穷小子!”

  李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震得手心生疼,“妈妈,你看看他是怎么对我的…他说我病了,把我给禁了足!阿龄是他亲生姑娘呀,这么多年,他跟阿龄和和气气说过一句话没有?老夫人别的不敢说我,就只一条,我没有儿子!你看见过祭祠堂的时候,老夫人的眼神没有?恨不得把我给吃了!我没儿子,是谁的错?他日日都不宿在我这里,我和谁生儿子去…”

  李氏气着气着,眼眶红了一大半。

  王妈妈看得心疼。

  这么多年了,李氏爱了恨,恨了爱,纠纠缠缠地绑着捆着赵显不放手,爱赵显的时候恨不得将天上的月亮都摘给他,恨赵显的时候恨不得拿把刀插进赵显的胸口。

  可惜,这所有的纠缠都只是独角戏。

  台子上只有一个人越来越疯癫。

  王妈妈轻声一叹。

  “白九娘那个贱人死了都不放过我,”李氏眯了眯眼睛,目光迷离,“她是死了,可她让她的女儿来折磨我和阿龄,她让她的女儿来抢走阿显的关注…我要请长春道长做个法,把白九娘的生辰八字钉到井盖上去,让她一辈子也翻不了身!让她的后辈也一辈子翻不了身!”

  李氏语气阴冷,王妈妈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战。

  回来第二日夜里,檀生就起热来。

  许是那夜里,和那公子哥儿哭哭啼啼,着了凉,伤了元气。

  官妈妈跑来跑去,请大夫抓药煎药,来来回回热姜汤、做稀粥,冰水都换了好几盆,檀生额头还是烫得厉害。檀生一直在梦靥,迷迷糊糊中一会儿梦见卧在病床上的母亲,一会儿梦见赵显把她推到河里去,一会儿又梦见镇国公家的那公子哥莫名其妙摘了朵花给她,可没一会儿这花就谢了,然后她就把谢掉的花给一口吞了。

  ……

  这姑娘是有多馋呀,连谢了的花骨朵都要吃。

  娇园闹腾了半宿,翌日一大早老夫人遣了小满过来探望,小满端着一小盅参鸡汤,将拐过屏风,透过轻纱幔帐,好奇地看了眼,这位名声大噪、如从天降的赵大姑娘。

  只见赵大姑娘下颌尖尖,睫毛长长,脸颊泛着潮红,像一尊精致的瓷娃娃,不觉轻啧一声。

  便是单论样貌,赵家其他三位姑娘也是拍马难追啊,也难怪二姑娘这些时日绿着一双眼睛逮谁就是一顿排头。

  小满摇摇头,将汤盅递给官妈妈,语气很恭顺,“老夫人让大姑娘好好养着,娇园若有缺的,就来告诉我,必定不叫大姑娘委屈。”

  官妈妈谢了又谢,看看小满的做派,再看看谷穗倒个茶也倒不好,小麦蹑手蹑脚地掸了一屋子灰,小妮撑着下巴看躺在床上的檀生,那小春花最蠢了,稀粥没吹凉,反倒喷了一小碗口水进去。

  她那嘴巴怎么能跟个花洒似的呢...

  官妈妈再看自家姑娘病怏怏地窝在床上,突然意识到姑娘是在拿命争气。

  而这一屋子的人绝对不能拖了后腿。

  “谷穗,你去煎药;小麦,咳咳咳,你掸的灰都快钻到我眼睛里了;小妮,你知道你这样守着你家姑娘,她也病不会好上那么一丁点吗?”官妈妈手往腰上一岔,气壮山河,“春花,你能不往粥里喷口水了吗!”

  屋子里的四个小丫头顿时作鸟兽散。

  老夫人一来,吕姨娘并赵显其余几位姨娘也66续续过来探望。

  檀生一睁眼,就瞧见几袭花花绿绿的裙摆在厢房里绕,鼻腔里绕着几股子缠在一丝的不同的香味,檀生闷声打了个喷嚏,闭上眼睛翻了个身,只做不知。

  没一会儿,赵显下了衙,径直到娇园里来,见檀生正愁眉苦脸地喝药,不觉温声笑,“药苦呢?”

  檀生抬眼看了赵显,顿觉口里的药从苦变成了酸。

  赵显没被搭理,当下手足拘束起来,端了根杌凳坐到了檀生身边,从怀里掏了个东西出来,往檀生眼前一展,十几颗乌梅子被帕子裹得严严实实的。

  赵显笑,“衙里崔佥事说他姑娘喝药的时候就喜欢吃这个,我就去长乐街上买了点儿回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二十七章 测字(上)
手机看美人神棍小说就来http://m.owolove.com/meirenshengun/
萌萌哒看书移动版 m.owolo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