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三十七章 一个小迷妹的日常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七章 一个小迷妹的日常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京师,大木胡同,草木葱茏。? W㈠八百里加急走官道的朱漆邮戳书信终于抵达李府,大木胡同李府的主人,刑部左侍郎李质朴,年近天命,寡言圆滑。

  在刑部正三品的位子上一坐十年,他李质朴已根深而叶茂,本固而枝荣,在刑部乃至九州十六省的提刑按察使司里,他李家也是说一不二的。

  待顶在前头熬资历,年愈花甲的郑尚书一梦归西。

  到时候正二品的尚书位子,他不坐,谁坐?

  退一万步,若他实在要在三品官儿的位子上功成身退,李家尚有三名入仕的子弟,有四位或居中央,或外放地方的女婿——庞大的宗族势力在朝堂上细密交织成了一张网,而这张网能保李家在五十年内都高枕无忧。

  故而,当李质朴听到老妻王氏念闺女的家信,不禁觉得儿婿赵显,脑子有病。

  “阿玉说,赵显把她禁足于内堂,还把来荣家的打死了,不许她出门,也不许小辈来给她请安?所为何事?”李质朴语气平静。

  王氏颇为忿忿,“还能因为什么,不过就因为阿玉慢待了他赵显的侄女!”

  “那个...那个丫头到南昌府了?”李质朴背向后一靠,眼神一眯。

  王氏冷哼,“广阳府没人了,赵显执意要把她接到南昌。”

  李质朴高挑白眉,“阿玉怎么轻慢她了?”

  王氏支支吾吾,不知该从何说起。

  李质朴瞥了眼老妻,探身把那封信拿了手里,一目十行快看完,不由一桌子,恨铁不成钢,“蠢货!一个小姑娘罢了,阿玉到底在怕什么?要下手就干脆利落!若下手失败了,要么虚与委蛇,要么打压到底,不要给那丫头出人头地的机会!如今那丫头胡说八道一通,就能入了翁家的眼,得了赵显和赵姜氏的宠,再想动她就要花大心思了!”

  王氏不知该如何接话,讷讷寡言,等待李质朴拿主意。

  李质朴余怒未消,到底不忍苛责老妻,又心疼独女,默了半晌,“让孙氏即刻启程去江西!”想了想,改了主意,“让陈氏去!”

  孙嬷嬷精明干练,是管家理事的一把好手。

  陈婆子阴狠辣手,是杀人灭口、毁尸灭迹的必备佳品。

  李质朴黑着脸,“斩草不除根,徒留后患!只希望十三年前的妇人之仁,不要在如今东窗事!”

  他只有一个姑娘,也只有一条路走到黑。

  等他死后,指望嗣子来保护他的姑娘和老妻吗?

  做梦都没这么美。

  赵显其人,优柔寡断、极易受人摆布,也就是说李家能摆布他,张家、陈家、刘家哪家都能摆布他。换个角度想,这也是个优点,这样的男人没那么有担当,可也没那么绝情。

  如果掌握不了赵显,他也不会同意这门亲事。

  这门漏洞百出的婚事。

  李质朴身向前倾,吩咐老妻研墨铺纸,薄薄一页纸封进了信封,盖上朱漆戳让陈婆子带给赵显,再雷厉风行地临行训话,大意就是告诉陈婆子,到了赵家,姑娘指哪儿,你就打哪儿,不要顾忌道德底线,也不用在意良心不安,尽管有烂招出烂招,有阴招出阴招。

  这本是当家夫人该做的,奈何李家情况特殊,李质朴为维护老妻只好朝堂内宅一把抓,内宅的丫鬟婆子都知道老爷是管事的,夫人是管哭的。

  夫人一哭,老爷准心软。

  李质朴安顿完毕,王氏眼眶红,低声道谢。

  李质朴看老妻的模样,轻叹了叹,“行了,你我夫妻谈何谢字。阿玉...我为阿玉什么都做了。”

  王氏含泪点点头,“阿玉喜欢赵显,她会幸福的。”

  李质朴往后一靠,长呼出一口气,不知该作何感言。

  在李家的打手和家信抵达赵宅门房前,平阳县主的帖子先行一步承到了赵老夫人跟前,这是请赵家女眷去翁府雅集呢!老夫人定睛一看,噢,原来只单请赵家大姑娘一人去翁府谈禅论道。

  赵老夫人甚是兴奋,新进了两匹布,新打了两件饰,再到娇园逛了逛,逛完就指派了六安来对官妈妈和四个丫头进行官话突击训练。

  奈何收效甚微,还不如不突击呢。

  纯正的川味,檀生听得懂;可换成一半川味一半官话后,檀生每每听见都觉得谷穗在唱评剧。可看谷穗练完官话一脸期待的表情,檀生只好面无表情地拍手,以表赞扬。

  一时的心软,造成檀生每晚临睡前都要被逼听谷穗朗诵一阙词后,才准上床的悲惨局面。

  “六安姐姐说了,要多练习才能进步!”谷穗振振有词。

  檀生找不到理由反驳,只好含泪点头。

  奈何受文化程度的影响,谷穗的选择很局限,从悯农到静夜思,再到春晓…来来回回就那么几。

  檀生出于保护自身考虑,两害相较择其轻,选了字数最少的。

  故而每日必唱曲目就敲定为“鹅,鹅,鹅,曲项向天波”。

  其他三个丫头心里一合计,觉着这法子真好,单声部瞬时变成了多重唱。

  至此导致,每晚都有十几只来自五湖四海的鹅,在檀生的梦里畅游。

  嘿,细细一听,有来自四川的鹅,来自福建的鹅,来自陕西的鹅...

  啊,真是一场鹅的大联欢啊。

  檀生再次含泪,扳着指头数日子。

  距离那天杀的鹅消失,还有五天、四天、三天…

  小雨滴落砸地,淅淅沥沥的,雨势似有减小的迹象。

  翁家门口,翁笺撑伞等候,自请来接檀生。

  檀生刚下马车,就看见翁笺小姑娘杏眼亮晶晶地给她递了把伞,再羞答答地领她从二门进内院,一路过来仆从均着青衣广袖,五步一岗立于灰瓦高墙之下,相比赵家,翁府的墙更高、路更宽、人更多,树更大。

  翁笺和檀生并肩而行,怀着几分小雀跃,嘴不肯停,絮絮叨叨地为檀生介绍翁家,“外院没什么好说的,管事爷们儿住在外院,十五岁以下的少爷和女眷们住在内院。如今老宅没多少住着人,五哥和三哥,还有四姐和七妹跟着叔婶住在这儿,噢,叔叔婶婶是我父亲的堂弟,同一个爷爷的…”

  檀生颔静静听,听过就忘。

  翁家的人际关系...实在跟她没太大关系...

  她看了看翁笺兴奋的神色,严重怀疑小姑娘在没话找话。

  翁家的内院是赵家的两个大,草木葱郁,且都是三人合抱的百年大树,外头不显,里面的气派就是拿去和信宁侯府相比,都是不差的。

  官宦世家还是赚钱…

  就算是清流,家底也铁定比看似纵横八达的商贾厚实呀。

  人脉就是本钱,官宦人家通常做的都是无本买卖,乡绅商贾的势力、手段根本就不能与之同日而语。

  檀生默默想。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三十七章 一个小迷妹的日常
手机看美人神棍小说就来http://m.owolove.com/meirenshengun/
萌萌哒看书移动版 m.owolo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