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三十九章 一根长得丑的葱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九章 一根长得丑的葱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翁家之行收获颇丰,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

  嗯,鸡和鸭当然是没有的,檀生默不做声地朝前挪了挪,给身后那摞成山的贽礼滕地方。 W=W≠

  十几束肉脯、雉肉、野山猪肉,十来包灰枣、黄芪、土牛膝...

  这么半车厢的东西,能娶个小地主的姑娘。

  这个小地主的姑娘…就是檀生...

  檀生辞别前,平阳县主递了串不大的珍珠串儿给她,大户人家之间走动不能空着手来,空着手走,赵老夫人添添减减也备了二十来两银子的贽礼。

  檀生估摸了一下,这串小珍珠大抵也是这个价,便毫无心理负担地福身道谢。

  哪知,她的马车刚拐过回廊,就听见有人呼天抢地,“赵姑娘,赵姑娘,您东西掉了!”

  东西掉了?

  什么东西掉了?

  谷穗蹬蹬下马车,刚站稳便又惊得一个趔趄。

  我的个乖乖!

  谷穗圆目大睁,看着两个身强体壮的婆子奋力推着两个轱辘的木车,而木车上摞了一叠半人高的包裹…

  她家姑娘啥时候掉了这么大个包裹啊!

  不对,她家姑娘娇娇弱弱一枝花,身上怎么可能揣得进这么大个包裹嘛!

  马车一停,那两婆子一个拿一个放,训练极度有素。

  还没等檀生回过神来,东西就全都给摞到了马车上,两婆子笑嘻嘻地拜了福,赏钱都没要,又咕噜咕噜推着木车返回翁家。

  檀生先是抿唇笑,而后渐渐舒展眉头,笑得很是明朗。

  平阳县主这是害怕伤了她的自尊,又想表达感谢吧?

  “翁家,真的很好呢。”谷穗头一回语声如此轻缓,还带了无限怀念,“他们家的午饭也好好吃噢。”

  檀生:“…..”

  马车踏踏地拐进六井巷,赵宅笼罩在昏鸦斜阳之下,雨又落了一天,赵宅门前的积水却比早晨还要少些,檀生默不作声撇下车帘,轻声对谷穗道,“今晚,咱们怕是要去向夫人问安了呢。”

  果不其然,檀生刚回娇园,就有丫鬟来请,脆生生的,“夫人身子好些了,请姑娘去松柏堂用晚茶!”

  松柏堂是正院,李氏的居所。

  官妈妈即刻如临大敌,恶狠狠地跟檀生咬耳朵,“阿俏,今儿从京师来了辆马车,有四五个人说是从京师李府来的,和夫人一见面就抱着头哭了一场,还问起李德顺一家子的下落来着!”

  檀生知道官妈妈有战斗力,但檀生一直以为官妈妈的战斗力只体现在暴力上…

  “是秦姨娘房里的小春秀过来找我嗑瓜子时说的,”官妈妈加了一句。

  嗯...她就说官妈妈的智力值没这么高!

  檀生点点头。

  女人的友谊怎么来?

  其实很简单,一起撕一场就搭建起牢不可破的友谊平台了。

  看来,趁赵家恰逢破旧立新之际,秦姨娘抓稳时机,很顺畅地在松柏堂安插下了耳目呢。

  松柏堂内灯火通明,素了这么一个来月,如今可算有了点儿人声。

  李氏声音尖利,饶是只听声音,都能听出几分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意思来。

  “父亲信里说刑部正缺人呢,若老爷今年的考评能拿个优,四下活动一番,咱们一家子总算能回京师了!”

  檀生拐进屋里,看赵华龄靠坐在李氏身侧,赵华容和赵华芝分坐左右两侧,赵华容一脸谄笑,赵华芝则闷头喝茶。

  檀生一进去,内堂立刻静了静。

  李氏后话含在口里,下意识地朝陈婆子看去,陈婆子见檀生眉眼五官,只觉心惊肉跳,微微别过眼去。

  赵老夫人靠在堂前暖榻,见檀生来了,眼风扫了扫李氏,看李氏一脸心有余悸,不由心下大快,挺了挺背,笑着冲檀生招了招手,“从翁家回来了?平阳县主也是客气,回了这么多贽礼,可帮平阳县主看卦象了?”

  檀生笑,“有福之人不看相,无福之人看不象,县主厚德,本就受天恩地宠。”

  李氏轻哼一声,“小儿把戏…”却瞥见陈婆子不赞同的眼神,便当下默了默,手一抬,“儿媳如今身子好了,这内宅里的事儿也不劳母亲费心了。”

  想起被流放别庄的王妈妈,李氏牙根酸,赵家人条条都是养不家的白眼狼,赵老夫人素日不显山不露水,可一抓到她错处就恨不得将她往死里整,松柏堂的人手被揪了个大半,每个人都被揪出撇不清的错,若她不放人,赵老夫人说“把那起子吃里扒外的恶仆捆了往衙门里送!”

  衙门有谁呀?

  有她至亲的夫君啊!

  她那至亲,恨不得把正院的人都给拆了炖汤喝!

  前狼后虎,李氏只好气得七荤八素地妥协。

  如今好了,陈妈妈来了,父亲的信也来了!

  她就不相信赵檀生那小贱货还翻得起什么波澜!

  李氏笑了笑,“况且陈妈妈也来了,有陈妈妈帮衬,这内宅…”

  “夫人管家,这内宅里,丫鬟放赌,婆子骗钱,管事做假账,真是八仙过海各放异彩。”檀生抿嘴笑,看了看天,又看了看更漏,“如今天象不好,布政使大人未曾派人筑堤,五日之内,赣水必定决堤。到时,流民四窜,夫人以为凭您管家的本事能应付得了吗?”

  李氏胸口中了一箭。

  她聆听了陈婆子一下午的教诲了。

  她都已经决定先把赵檀生那个小贱货放一放,先腾出手来把内宅好好打理成一个铁栅栏。

  可....

  赵檀生属狗啊!?

  怎么咬住不撒口啊!

  檀生若听见了李氏的心里独白,必定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她确实属狗没错啊。

  李氏勃然大怒,一拍桌案,“小小年纪,不知所谓!你看清楚,我是你婶娘!”

  檀生冷眼看李氏,轻声道,“嗯,真稀奇,您还知道您是阿俏的婶娘啊。”

  李氏抓起手中的瓷盏就想往檀生额头上扔,赵老夫人脸色一变,陈婆子赶忙伸手摁下,忙道,“大姑娘是有大本事的人,难免有大脾气…夫人您千万消消气!”

  李氏被气得胸腔起伏不定。

  陈婆子仰起头来,一张脸暴露在灯光中,只见她颧骨高突、额头前凸,三角眼,短人中,一看就是个赔钱货。

  陈婆子如缓缓吐出信子的毒蛇终于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毒蛇笑了笑,因门牙缺了一瓣,看上去有些怪诞。

  “姑娘预言赣水要绝堤?”

  檀生看了陈婆子一眼。

  陈婆子再道,语气意味深长,“小的还听说,姑娘说准了天出恶相,说准了来荣家的命不久矣,还预言了暴雨不止,赣水必有大难...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檀生依旧没回复。

  内堂气氛凝滞,好似来回的空气都成了丝缕烟雾。

  谁都听出来了,陈婆子话中有话,有备而来。

  可谁也不敢接招。

  赵华容左瞅瞅右瞧瞧,心头暗忖,是赵檀生倒霉对她有利?还是李氏倒霉更好些?赵华容一抬头看见檀生静默得像画般的容颜,一扭头,高声道,“自都是真的!”

  呸!

  长这么美!

  活该你受不待见!

  陈婆子得了回应,斜嘴桀桀笑,躬身温驯,“大姑娘,果然是个大人物呢!”

  檀生斜瞥陈婆子一眼,极认真地注视了一番,再缓缓移开眼。

  当所有人都以为檀生要与之虚以为蛇时,檀生美美地翻了个白眼,轻声道。

  “这是哪儿来的葱,长得也忒丑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三十九章 一根长得丑的葱
手机看美人神棍小说就来http://m.owolove.com/meirenshengun/
萌萌哒看书移动版 m.owolo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