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四十章 老娘亲自出马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章 老娘亲自出马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檀生此言一出,满堂寂静。?网 W≠W≥W≥.≥8≠1≠Z=

  赵华芝一边埋头喝茶一边憋笑;赵华容瞠目结舌,细观了陈婆子,心里默默点点头,是长得有点丑...

  官妈妈手心冒冷汗,她好像看到自家姑娘后背插上了一双翅膀,随时起飞。

  李氏气得脑门上青筋暴起,陈婆子脸上垮了垮瞬时又恢复如常,连忙赶在李氏暴怒之前,谄笑道,“小确实长得丑。小的刚生下来差点被摁道河里溺死——就因为这张丑脸!”陈婆子点头哈腰,“可小的如今还活得好好的,这不是托了夫人和几位姑娘的福气吗!”

  檀生目光冷静地看着那陈婆子。

  这位陈阿婆,檀生可谓是久仰大名,哦不对,她在陈氏手里吃过苦头——前生檀生被袁修一眼相中,当得知永宁侯府意图纳她为妾时,檀生即刻被撵到了吕姨娘房中。

  赵宅里渐渐蔓出“姨奶奶就该和姨奶奶住,还能以人为镜知得矣已,互通有无”诸如此类风言风语。

  檀生一个未出阁正惊惶的小姑娘听到这些被越传越离谱的话,不禁顿起轻生之心。

  事实上,她真的跳了河。

  后来,她才明白,内宅杀人是不用刀的,女人的心比剑还厉,狠毒的话比砒霜还毒。

  可再后来想一想,这些招式李氏怎么可能想到?

  李氏身边的陈婆子却惯会装乖卖傻,能屈能伸。

  建昭二十二年春,檀生同王妈妈打了招呼,却无意识地忽略了这位在李氏身边如日中天的陈妈妈,之后这位陈婆子便放言“总有一天要让赵檀生那狗眼看人低的小贱货,好好尝一尝她的厉害”

  檀生尝到了,苦赛黄连。

  如论阴毒,在赵家大宅中无人能出其右。

  如今再次两兵相接,自然是狭路相逢勇者胜。

  你愿意当孙子,好,我就让你一辈子只能当个孙子!

  檀生轻笑一声,“我奉劝陈妈妈一句,相由心生。看蒜头鼻便知妈妈爱财,看纸薄唇便知妈妈刻薄,看三角眼便知妈妈龌龊。人贵自知,内心龌龊了,样貌自然也龌龊。”

  檀生漠然开口,语气正经,再道,“不像我,内心美丽,外表也美丽。”

  赵华芝闷头喝茶,这一晚上她都出三次恭了。

  每次赵四姑娘一出恭,就能在茅房外听到力拔山兮气盖世的笑声。

  赵华容被噎得喉头苦,两眼翻白。

  世上怎会有如此恬不知耻之辈!

  官妈妈一脸麻木。

  你们看,她家小阿俏已经拍着小翅膀飞起来了呢...

  赵老夫人捧手看好戏,见李氏当真怒得脸色青紫,不由心头畅快,温声安抚了陈婆子几句,不痛不痒说了檀生几句“牙尖嘴利,当心以后找不到婆家”后,李质朴那封信在那儿压着,到底也不敢将闹得太难看,老夫人借口体乏便说散了。

  游廊夜深深,官妈妈一出松柏院,才现后背湿腻,一身冷汗。

  “俏姐儿啊,那好歹是你婶娘…”

  “嗯,我知道啊。”

  “咱们现在是...鸡人李下…”

  “嗯,我知道啊。”

  “咱们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夫人…”

  檀生脚下站定,“我们吃的是叔叔的俸禄,用的穿的是老夫人的库存。老夫人期待一是我与李氏一别锋芒,二是与翁家交好,三是借我打出名声以保叔叔官运亨通,老夫人对我所求不少,我亦慢慢回报,我和老夫人之间是银货两讫,互不相欠。至于我和叔叔…”

  檀生默了默,看雨滴成线,再看赵华龄的东跨园人声鼎沸,无忧无虑。

  “我与叔叔血脉相连,叔叔…许是真心愿意养着我…”檀生语气中透出几分不确定,话锋一转,“若叔叔愿意听信我,来年升京官,四品跨五品,倒也不是妄想。”

  官妈妈见小姑娘陡然落寞,不禁心焦,还未出声安抚,便见檀生瞬间重新生龙活虎,笑着神采奕奕地再开口,“再说,难道我做低伏小,夫人就不讨厌我了吗?”

  这丫头,自小就心大,从来都哭不过半刻。

  小时候她还担忧别是个蠢丫头,如今看看,这哪儿是蠢啊,分明是大智若愚!

  官妈妈想了想,笃定摇头。

  “夫人当初是不是想杀了我?”

  官妈妈再点头。

  “还有比杀了我,更坏的手段吗?”

  官妈妈绞尽脑汁,鸡都没了,还能生啥蛋呀!

  官妈妈再笃定摇头。

  檀生双手一摊,“那我干嘛要装鹌鹑,粉饰太平呢?”

  官妈妈若有所思,觉得自家姑娘的逻辑无懈可击。

  雨仍在下,李氏许是酝酿着大动作,顾不上跟檀生打嘴仗了,连早晚请安都免了。倒是那长春道长几番进出,还特意绕到娇园来,谷穗一盆洗脚水精准地泼到了长春道长半秃的脑门上,吓得那老神棍捂着剩余的头赶紧撒丫子跑。

  因南昌府突遇暴雨,赵显数日未归,又听闻隔壁的布政使魏大人几过家门而不入,这场雨着实让江西官场陷入焦灼。

  可至今都未曾传出官府派遣人手筑堤固坝的消息。

  那么,官吏们都在加班加点干什么?!

  喝花酒吗?!

  这天檀生起了个大早,素净一张脸,上身着靛青镶边夹袄衫子,下身着浅鹅黄挑线裙,本佩了对银缵花耳坠,想了想把耳坠子也摘了下来,浑身无一饰物。

  给赵老夫人问安后,檀生笑道,“前些时日去翁家,阿笺说南昌府里有大宝,阿俏看南昌府有赣水围绕如玉带,有玉碧通天似神针,是一块极好的风水宝地。可如今大雨加恶相并袭,阿俏私心想绕着南昌府逛一逛,看看究竟是哪里的风水出了差池。”

  江西这么多年了,就没显过怪相。

  也不知是惹恼哪路神仙了。

  许多事情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赵显焦头烂额,赵老夫人心疼儿子,脑中一过,觉得是这么个道理。

  “那让阿龄...阿龄不行...阿容,阿容太聒噪;阿芝,芝娘吧,她安静又懂事,让她陪着你一块儿去。”赵老夫人正欲唤人,却被檀生拦下。

  “天机不可泄露,祖母何时见过道人做法,身边有姐妹相伴的呀?”檀生笑意盈盈。

  老夫人点头,“早去早会,叫官妈妈跟着你,再把…你房里那个打架很在行的丫头叫上。”

  谷穗:“….”

  所以她的定位自动变为打手了吗?

  檀生笑着道谢。

  车帘子一垂,马车夫吹哨打马,问,“大姑娘,去哪儿呀?”

  隔着车帘,女孩子的声音轻轻柔柔。

  “南昌城哪里最繁华呀?”

  马夫笑,“这大姑娘可问对人了,自是那天宝大街最繁荣!最近大街上有家铺子要开,哎哟哟,那势头哟!”

  车帘子里的人似也在笑,“那就去天宝大街吧。”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四十章 老娘亲自出马
手机看美人神棍小说就来http://m.owolove.com/meirenshengun/
萌萌哒看书移动版 m.owolo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