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四十五章 厉鬼(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五章 厉鬼(二)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雨后初霁,李氏将筵席设在二门庭院中。??网?

  大树伸出枝丫,抽萌新芽,几片嫩绿幼叶被风一吹,在空中翻转了几个旋。

  嗯...

  精准地掉进了鲜笋汤里。

  瘟疫四起,还把吃的放在户外,真是有毛病…

  檀生默默伸筷子把那几片叶子从汤里捞出来。

  席上李氏春风得意,说起近些时日赵家搭的粥棚子和分的药材,颇为自得。

  “…下了这么多天的雨,人都给下颓了,前些日子这才病了一场,也得强撑起身子来督促婆子采买、核对、施粥…当真累人。”

  三姑娘赵华容默默翻了个白眼。

  她有啥好累的?

  吕姨娘每日核算表单到三更,米粮都是婆子扛起来的,施粥更是荒谬——外头的流民都把陈婆子认成了赵夫人,还私下议论,赵显大人诚然是个好官,可为啥娶了个这么丑的媳妇儿?

  李氏话音一落,便有夫人附和,“李夫人宅心仁厚,故而才家和德重,都是福果呢。”——这是恭维的。

  “施粥熬药看起来容易,实则最艰难,方方面面都要想到。不过,看着流民们拜谢感恩,我这心里也是暖的。”——这是暗褒自家的。

  “陈姐姐说是福果,可我听说这些时日赵家门口不是尽出些怪相吗?”一位娇娇俏俏的小夫人帕子捂鼻,很是惊惶的模样,压低了声音,“外面有风言风语,说赵家里头有…”小夫人四下环视一圈,“有厉鬼!”

  檀生嘴里嚼菌菇,抬抬眼皮子。

  这位小夫人,有人告诉过您,您的演技实在拙劣吗?

  小夫人此言一出,庭院中众女眷背后一凉,惊声大起。

  赵老夫人也抬了抬眼皮子,看向李氏。

  李氏眼下闪过一丝得意。

  正逢其时,门房蹬蹬蹬地跑来,上气不接下气,高声唱道,“长春道长来了!正在咱们家门口撒糯米呢!赶都赶不走!”

  李氏赶忙起身,“还不将长春道长请进来!”随后向中女眷歉意,“实在对不住!大家伙也都知道,有大本事的道长行事难免肆意了些,叫大家伙看笑了!若我将长春道长请进来,可有不妥?”

  没有不妥!妥得很!

  众女眷眼神瞬间亮晶晶。

  不要钱的戏,不看白不看!

  每次赴宴都能品尝到各种滋味的戏码,捉奸、下药、暗送秋波、暗结珠胎...啧啧啧,每一场宴会都是一个舞台,就看主人家要演啥。

  赵家真是不走寻常路。

  别人家最多是伦理大剧,赵家另辟蹊径演悬疑惊悚!

  还请了场外客串!

  怎么着?赵家还想评个年度最佳??

  赵老夫人手上暗自一紧,再缓缓松开。

  长春道长手搭拂尘,头顶玄冠,着青褐,衣摆请莲花,走得不紧不慢,远观如仙人得道。

  咳咳…待他走近,却似鸡犬升天...

  陈婆子是长得丑,这长春道长是相貌很奇怪。

  短截眉,矮人中,一颗黑痣眉间坐。

  一个算命的却长了个短命相。

  这不是瞎子卖蜡烛,聋子卖锣鼓,跛子卖腿药吗!

  檀生默了默,伸手去夹近处的素三鲜,嚼了两口面色很沉重。

  赵华芝凑耳轻声,“大姐姐,您可是觉出此事不对?”

  檀生点点头,轻声凝重道,“是不对,松茸菇煮短了,鲜味没熬出来。”

  赵华芝,“….”

  “贫道给李夫人并诸位夫人请福。”长春道长声音还挺好听,如清流潺潺。

  李氏道,“道长客气了!听闻道长在我宅门前撒糯米做法?道长觉出我赵家哪里不妥?”

  长春道长目不斜视,“贵府坐北朝南,毗邻积善之家,暗有井泉不断,兼之保家仙护身,可谓风水极好,可保家宅安宁,官途坦荡,是难得的宝地。”

  李氏低头啜了口茶。

  长春道长话锋一转,一个“但是”引出下文,“如今贫道敢问夫人一句,近日贵府门口是否接连出现异相?贫道细观宅门,门上钟馗相与春联均有黯淡,此异相怀抱仇怨,来势汹汹,可谓大邪大凶!”

  钟馗是捉鬼的,春联是保平安的,皆承载着万千民众的信念希望。

  在风水堪舆中,皆为镇邪法宝。

  有女眷被长春道长的语气吓得浑身凉飕飕,又害怕又…目不转睛?

  檀生默默别过脸去。

  女人...真是...

  李氏连声道,“道长所言极是!死猫、枯树、还有几抔莫名其妙的土!”李氏声音戚戚然,“我们家几辈子积德行善,心里害怕又不敢张扬,如今世道不好就怕会因此再引恐慌,到时候岂非施粥布药能解决的了!”

  长春道长高深莫测地点点头,沉吟半晌,拿出朱砂与黄表纸,写写画画,再拿出罗盘,拂尘朝天一甩,高喝一声,“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黄表纸被高高抛到空中,被南风一卷,飘飘然地向下落。

  女眷们屏住呼吸,满场静谧!

  黄表纸最终落到了檀生的眼前!

  “哄”的一声!

  黄表纸烧毁殆尽!

  檀生静静抬头,看向李氏。

  小姑娘眼神深邃,眼波沉凝,似一口古井。

  长春道长高唱,“妖孽!”

  “放肆!”赵老夫人怒斥,“这是老身孙女!赵家大姑娘!”

  长春道长高挥拂尘,剑指檀生,“此是赵家乃至南昌府不祥之征!”

  “荒唐!”赵老夫人一掌拍桌案,正欲再言,却被长春道长后语截断。

  “此女身带不祥,口出恶言!贫道只问,此女是否预言江西即将天生恶相,将遭大难!?”

  “是…”李氏连声回应。

  “那江西是否就此现日食、起暴雨、出瘟疫!?”

  “是!”

  “此女是否父母双亡!?”

  “是!”

  李氏回答得十分干脆。

  长春道长拂尘高扬,黄表纸一出,直射檀生眼前,尚未近檀生之身,便又“哄”的一声被烧了个一干二净!

  “此女克父克母,是为不祥;黄表纸难近其身,是为不吉;口出恶言当下灵验,是为大凶!江西安稳数百年,此女将至,便当下数百人流离失所,尽失家产;赵府积善之家却连遭种种恶事,我长春行道积福十数载,不容你这妖孽横行!”

  檀生放下碗,一脸冷淡地看向长春道长。

  噢...

  这是在说她是乌鸦精...

  众女眷张口瞠目。

  噢...

  合着这是一出披着悬疑惊悚皮的家庭伦理剧!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四十五章 厉鬼(二)
手机看美人神棍小说就来http://m.owolove.com/meirenshengun/
萌萌哒看书移动版 m.owolo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