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两百三十六章 比的就是不要脸(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三十六章 比的就是不要脸(下)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啪”的一下!

  太和宫正堂紧闭,窗棂四合。

  窦氏蒲扇大的巴掌拍在酸枝木八仙桌上,在内宫横行霸道这么十几年,她已经好久没动过这么大气了。

  一巴掌下去,让人记起来,这位手劲颇大的皇贵太妃原来是浣衣巷得力的浣衣宫人。

  拧了几年棉衣练出来的童子功,实在不容小觑。

  清虚低下头,觉得自己快聋了。

  “道长,您直管告诉哀家,那妖女到底写了什么?您...您怎么...”

  窦氏看着清虚眉目清秀的白脸到底说不出重话来,粗胖的手指戳了戳八仙桌,唉声叹气,“这可如何是好啊!一来就被这妖女挫了傲气!今后太极宫肯定会拽住这妖女不放手,一门心思朝圣上身边凑,到时候清虚道长您和龚国师的处境就难了噢…”

  清虚头再低了低,恨不得将颈脖埋进衣襟里去。

  窦氏又是一番长吁短叹,叹了之后看清虚一脸鹌鹑样,心里头有点痒,抿了抿嘴朝他招招手。

  清虚面无表情地走上前去。

  窦氏顺势攀上了清虚的肩头,红艳艳的嘴唇贴在了清虚的耳朵边上,窦氏特意呼出一口长气,压低了声音,“道长,您说怎么办?今日是您,明日就是龚国师,难不成要看着那贱人在宫中得意?”

  清虚肩膀一沉,好似整个世界都压了上来。

  老胖女人身上特有的令人作呕的脂粉气味,谈不上香,就像小时候柜子里放的樟木丸。

  陈旧而腐朽。

  清虚快吐了。

  是真的快吐了。

  早上喝的咸豆浆都快闷到嗓子眼了。

  清虚一张脸涨得通红,又害怕窦氏离得太近,看见了脖子上的那个红印子,肩膀赶忙向后一撇,做出一副仙风道骨不可侵犯的样子,“贫道只是国师名下的一位弟子,才疏学浅不堪重负。国师功力深厚,呼风唤雨,岂是此等小辈可贸然挑战的?那妖女纵然使计让贫道认输,在国师的真功夫跟前,那妖女定然无计可施,乖乖就范。皇贵太妃不必太过紧张。”

  窦氏笑着再倾倒过去,清虚往后一斜,刚好躲开。

  每次都躲!

  窦氏心下顿起无名火。

  人家宝山寺的主持样貌白净、身好肾好、坚挺颀长,不过两次就被她拐到床上去了!这清虚敬酒不吃罚酒也不吃,每每见了她就跟老鼠见了猫,躲得飞快!这么大半年了,她在圣上面前捧着清虚、捧着龚国师,给他们两师徒造名声、炒声誉,如此辛劳,事到如今也就只是摸摸搞搞占了点便宜!

  她才五十出头,正值风韵犹存,且珠圆玉润,正是女人的好时候。

  偏偏这清虚小道不吃她这一套。

  也不知是羞赧,还是欲擒故纵。

  窦氏见清虚满面红霞,面嫩如新鲜点出的白豆腐,心里头的气顿时消了一半,再见清虚唯唯诺诺地佝偻着脖子,像只乖巧白净的小猫,心里的另一半气顿时也消了。

  罢了罢了。

  捧也捧了这么久了。

  龚国师又是信昌侯的心腹,且慢慢来吧。

  总有搞上床的时候。

  不急于一时。

  窦氏大手一挥,似是极不耐烦,示意清虚可以走了。

  清虚长呼出一口大气,急急匆匆地埋头向外走,路过隔间时,清虚悄悄抬头窥了眼悬挂在花壶下的黄铜镜,这一瞧,他想杀了赵檀生的心都有了!

  这个贱人!

  这个贱人!

  这个贱人!

  清虚手攥成拳,这个贱人在第一张纸上写了五个字。

  “脖上有吻痕”

  吓得他当即腿上发软!

  整个观星台就只有他和龚国师居住,内宫拨了十来个身强体壮的太监去服侍他们的日常起居,除此之外,他和龚国师近期是没有出宫去的!

  倘若真有吻痕,他压根无法解释——难道是他和观星台外的宫女行了苟且之事?!且不论皇帝治不治他个秽乱后宫之罪,若是让皇贵太妃知道他宁愿和宫女行苟且之事,也不和她就范,在皇贵太妃三番五次的**下,他都假装不知以此躲过一劫,若是让皇贵太妃知道了...怕是会气得当场把他给阉了!!

  如果不是和宫女,那就是和观星台的太监!

  他是信道的!

  吃的是无量天尊赏的这碗饭!

  他若和太监苟且,皇帝恐怕再也容不得他了!

  可如今...可如今...

  清虚神情惊惧地再看黄铜镜——他的脖子上干干净净的,什么吻痕!什么红印!什么都没有!

  既然什么都没有...

  那么第二张纸上写的那句话…赵檀生那个小贱人又从何而来!?

  猜的?

  算的?

  还是...观星台人多眼杂,走漏了什么他不知道的风声!?

  “那,第二张纸,道长写了什么?”

  马车平稳朝前驶去,昌盛县主浅啜了一口茶,轻声询问。

  檀生笑起来。

  她照实说了,她第一张纸上写的那五个字。

  本以为会等来昌盛县主或羞赧、或尴尬的神色,如今一看,昌盛神态自若,一瞬间就明白了檀生的意思。

  当真是个妙人。

  这般妙人,上辈子都干了啥啊?

  檀生百思不得其解。

  “第二张纸啊…”檀生再笑,说得理直气壮,“第二张纸,我让清虚道长注意饮食,切忌误食干硬、辛辣等种种不利于出恭的食物,否则后庭失火、血流不止时,太医可见端倪,到时候秘密不保,谁都救不了他。”

  后庭失火…

  血流不止…

  昌盛一口茶水闷在胸腔里,简直想笑出声。

  有断袖之癖者,亲近时常常择旱道而入,后庭开花也能得到同等的欢愉。

  只是...

  昌盛看了眼檀生。

  这…这到底是个什么姑娘啊!

  啥都知道!

  啥都敢说!

  怪不得清虚一见这两张纸,当场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将纸张毁尸灭迹,不让人知道都写了什么!

  若是只有第一张纸,清虚还能赌上一把。可这第二张纸便明明白白将这起奸情写了出来。

  观星台就那么几个人,除却没了把的太监,还有谁有作案工具能叫清虚后庭开花?

  答案呼之欲出!

  这可比揭露清虚是个断袖有意思多了!

  诚然清虚是个断袖!

  可这断袖断的可是自己的亲师父啊!

  天地君亲师!

  和师父搞断袖,饶是活了两辈子的昌盛也不得不赞一句。

  “这是真爱啊…”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萌萌哒看书美人神棍第两百三十六章 比的就是不要脸(下)
手机看美人神棍小说就来http://m.owolove.com/meirenshengun/
萌萌哒看书移动版 m.owolove.com